用遥控器玩校花下午/手指在花蒂上不断打转

既然林熙叫他过来不是那事,肯定是有其他的事情,老夏不是傻子,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

刚刚林熙的语气,还是让他很不爽,每个男人都是有自尊心的,何况是跟女人在一起时,那种自尊心更加的强烈。

老夏现在就是这样,所以他也不看林熙,他知道林熙肯定会先开口的。

偌大的客厅,在这样的气氛下,反而有些沉闷,让人有些不舒服,仿佛有什么笼罩着一样。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林熙看向老夏,用一种软和的语气对他说道:“老夏,我问你一件事。”

“你说。”老夏头也不抬地回道。

他内心不以为然,林熙开口叫他是迟早的事,他翘起的二郎腿不停地摇晃,左右摇摆,看得出来他的心态很好,没有被林熙刚刚冷厉的语气给吓着。

然而,林熙看到他这个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但是,接下来的事,她必须要跟老夏说清楚,所以她耐着性子把话说完。

“今天是不是你把昨晚上的事给说出去了?”林熙的胸口急剧起伏,呼吸都变得粗重。

文学

她要亲口听老夏怎么说,这件事只有她、老夏、还有那个下作的孙海知道,严格的来说,这件事只有她和老夏两个人知道。

她本人肯定是不会对同事们说这事,多丢人,那就只有老夏了,几乎敢肯定就是他。

老夏脸上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他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他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事来?

这对他有什么好处?也不知道林熙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说是他干的呢?

“什么?我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在学校乱说?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老夏都有些怀疑林熙的脑子有毛病,这种事情当事人会在单位乱说吗?

这也让老夏对林熙的智商感到着急,其实,也不怪林熙,这种事摊到谁的头上,谁都会一下子乱了方寸。

林熙是聪明人,只是这次事件不是光彩的事,她心里有些害怕紧张,一时间才会那样。

经过老夏这么说,她也觉得自己有些唐突,怎么就没有想到这对老夏来说也不是好事。

见老夏的目光直逼她,她有些心虚,目光躲躲闪闪,不敢与他对视。

人也有些扭捏起来,她是强势的人,怎么就这样软下来?即使她知道这事不是老夏干的,她嘴上还是不饶。

“我可不管,这事只有我俩知道,我不可能去说我自己的。哼!”林熙竟然破天荒地哼了一声,这是一句死要面子的话。

她站起来,转身去泡茶,以此来缓减自己的尴尬,恢复心中那股躁动。

在饮水机那里一边泡茶一边偷偷用余光打量老夏,老夏似乎毫不在意,这表现让她有些刮目相看。

刚刚老夏可是有些怒意的,这会儿竟然如此这般,林熙心中对老夏这个大老粗再次重新审量起来。

老夏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哪里知道林熙的想法,只是他不小心看到林熙弯着腰,这姿势…

一时间老夏又有些想法,岛国电影的片段迅速映入眼帘,那种刺-激的画面,啧啧…

要是这样从后面搂抱着她做那事,会是怎样的体验?会有多么的舒服………

饮水机里的开水,差一点漫出来烫着林熙的手,一滴水花溅在她的手上,烫得她轻轻叫了一声之后,连忙缩回手,这才回过神来。

她现在还不敢看老夏,刚刚尴尬的事情还没过去,小心脏还扑扑扑跳腾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般,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这样。

老夏坐在沙发上,双眼冒着浓浓的精光,肆无忌惮地欣赏着林熙那饱满圆润,特别是看到她扭捏的时候,喉咙处忍不住还蠕动。

让正在接水的林熙很是不自在,她也感应到了老夏那火辣辣异样的目光,她动了动,试图转移方位,不让老夏那么盯着,可是,转移了,那种感觉依旧存在,就这样两三次,林熙也接好了水。

这种感应,女人都是很敏感的,很容易就会发现。

她红着脸,纤细白嫩的双手,一只手端着一个杯子,款款走到老夏的面前,递给他一杯。

逃一样地迅速离开老夏的面前,坐到一边去,双脚并拢,双手捧着水杯,放在红润富有弹性的唇瓣间,轻轻地吹,双眸看着杯子,长长的,微微向上弯曲的睫毛,眨动了几下,这才轻抿一口。

双手托住水杯,慢条斯理地放在大腿之上,双腿又动了一下,还是不敢看着老夏,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她的这一连串动作,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与以往的形象判若两人,一时之间,老夏都以为这不是林熙,而是其他人。

老夏端着水杯,胡乱吹几下,就倒进嘴里,不过,他的双眼一直盯着林熙看,深怕一不小心错过了勾起他心的事情。

他大大咧咧惯了,所以与林熙的动作成了鲜明对比,这些,老夏是毫不在意的,在他的意识里,男人本就应该如此。

这反倒没有之前那么紧张,那么沉闷,而是变化为妙的暧昧气氛。

“你,你在看什么呢?”林熙紧张地抬着头看了一眼老夏,说完话,又再次低着头。

看着她娇羞般模样,老夏的反应又强烈了几分,他放下水杯,站起来,朝着林熙走过去。

让本就紧张的林熙更加紧张,身体轻微的颤动,放在腿上的水杯,里面的水,晃动起来。

“老夏,你,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老夏脸上坏坏地一笑,然后,坐在林熙的身旁,现在的他有些享受林熙给的这种感觉,这是以前从未享受过的。

林熙给人的印象就是强势,没想到也有这么弱的一次。

就在老夏自以为是,从昨晚上了她之后,现在的林熙不会再向以前那么对他凶巴巴的,他伸出手,想要搂抱着林熙,让她在身下唱征服。

然而,他的手还未碰到林熙,就被林熙用杯中的热水泼洒在他身上,顿时,衣服瞬间湿了,热乎乎的黏在身上。

好在有衣服遮挡着,才没有烫伤,也够老夏吃的了,他的反应也是很激烈,迅速站起来,不停地抖动,把衣服上的水给抖落地。

然而,他还是能感觉到皮肤上的灼烧,来不及多想,把衣服给撩起来,胸口处有一块红红的,手放在上面还有些烫烫的。

他的呼吸都变得粗重、急促,都能看到他胸口处肌肉的波动。

站在一旁也有些慌神,泼水那个动作是本能反应,完全是出于自我防卫,才会那么干的,紧急的情况下完全忘记了杯中的水是热水。

她手中的杯子滑落下来,掉在地板上碎了一地,她才反应过来,赶紧拿着纸巾帮老夏擦拭,一边慌神地问着:“老夏,你,你没事吧!要不要紧,去医院。”

在擦拭的过程之中,她滑嫩的小手避免不了与老夏的皮肤触碰,当然,在这一紧张的过程中,她完全是没有朝着那方面想。

此刻的她,完全是在想着老夏有没有烫伤,严不严重,女人就是这样,她嘴上对老夏严厉,对其他人也是这样,不过,心地却是善良的。

好在水虽然还是热的,但没有之前那么烫,算是不幸中的幸事,老夏也避免脱一层皮,不过,皮肤上依旧有灼烧的疼痛感。

他强忍着疼痛,眼底有愤怒,一把推开林熙,不让她碰自己,朝着卫生间跑去,他要用冷水不停地冲洗,只有这样,才会减轻灼烧的疼痛感。

林熙被他推得连连后退好几步,才稳住脚步,她并没有怪老夏,是她刚刚不对,不应该用热水泼他,她还有些暗暗自责,都怪她鲁莽了。

这要是烫伤了,她会内疚的,脑子里也是在想着怎么处理,怎么让老夏去医院检查,她跟了上去。

水龙头里的冷水哗哗哗地流淌着,老夏的嘴角还有些咧开,他不停地用毛巾裹着冷水捂着胸口,上面的灼烧感依旧存在,并没有因为冷水而有些缓减。

林熙站在门口紧张地看着,眼眶还有些湿润,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老夏再次用毛巾裹着冷水捂着胸口,那里疼痛得他龇牙咧嘴,微眯着眼,抬着头,时不时脸颊上还会出现肌肉抽动。

看样子是疼痛得不轻,站在门口的林熙心里更加的过意不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h.com/21692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