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兜 雪白 高耸|啊h两根好满好大

半夜,他被慕容雨那甜蜜优美的声音惊醒,快速翻身跃起跳到电脑前,快速地点开监控系统,入眼的场景立刻让他沸腾起来。

慕容雨的隔壁传来了一阵嗯嗯哼哼的叫声,而她竟然随着这一阵令人面红耳赤的吟叫,自我安慰起来。

声音很清楚,画质也很清晰。

老张不禁暗恨,李小沛大白天还来勾引他,晚上就投入了别的男人怀抱,真是浪得飞起,下次要是再来勾搭他,他肯定不会再客气。

沉下心思,他开始细细地观赏慕容雨的动作,来回不断地拉伸视频距离,寻找出最佳的欣赏位置。

 文学

终于,他固定了视频距离。

慕容雨嘴里含了一块手绢,有意地压着声音,似乎很怕隔壁听到她的动静,但她手里的动作并未停下,反而越来越快,阵阵低沉的声音从嗓尖里挤出,看的老张是心旷神怡,目不转睛。

老张脱掉了裤子,自己的手也随着她的节奏起舞,这种感觉奇妙之极,仿佛两人的灵魂彻底契合在了一块。

十五分钟后,终于,在一声悠长的鸣叫后,她如泄气的皮球,无力地平躺在沙发上。

而老张也随着她那优美的歌声,彻底释放了出来。

慕容雨喘息着,又再次把被子蒙在了头上,而在她的隔壁,战斗刚刚停歇,这会又开始高亢起来。

妈蛋的,李小沛真是个小浪货。

老张一边暗骂,一边关了电脑,他感觉有些累,直接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可刚躺下睡得迷迷糊糊,就被叮咚的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张,张叔,在干嘛。”

是慕容雨发的信息。

嘿,这小丫头,肯定被对面吵得睡不着。

老张心里泛起一阵恶趣感,立刻回了句,“在想你啊,想得都睡不着觉。”

“嘻嘻,张叔真坏。既然那么想,那你来找我啊。”

慕容雨又回了一条信息,让老张倍加振奋,他立刻回道:“你说的,我现在就来找你。”

“别,隔壁有人。”

慕容雨生怕老张真来找他,又秒回了一条短信。

“唉,真伤心。”

老张故意发了一张沮丧的图片。

“别嘛,张叔,我,我先睡了,晚安。”

这一晚,老张抱着手机来回看了很多遍,他感觉,跟慕容雨的关系又近了一步,那种兴奋别提有多爽了。

迷迷糊糊他睡了过去,恍惚间感觉有人钻进了他的被窝,娇滴滴地叫唤他:“老张,老张,我好想你。”

“小雨,你,你怎么可能在这儿?”

老张眯着眼一看,慕容雨一丝不挂地抱着他,大长腿搭在他身上,含情脉脉地凝望着他。

“我,我是你老婆,我不在这儿又在哪儿?”

慕容雨亲吻了他的脸,嗔道。

老张大喜,急切地扑了上去,可接着他发现自己居然扑了个空,睁开双眼,哪里有慕容雨的身影。

呵,竟然是梦。

折腾了一宿,老张凌晨才睡去,等到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洗漱好后,他拉开诊所的卷闸门,没想到房东李姐站在门口等他。

“张哥,你这怎么回事?都等你老半天了。”

李姐见开了门,立刻挤了进来。

这娘们今天穿得更夸张了,一袭黑色的低胸长裙,虽然遮住了她有点肥胖的大腿,但肚皮上那点赘肉,彻底暴露了出来,看得老张直摇头,只能说年岁真的不饶人。

“有什么事吗?”

老张心生警惕,不由地问道。

“我有个远房亲戚,她刚生产不久,可是一直出不来奶,你不是老中医吗?帮我一起去看看。”

今天这娘们见面也不发浪了,而是一本正经地跟他说着事。

老张本来想要拒绝,但碍于租了她的房子,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只要她不骚扰自己,也就好了。

“好吧,我陪你走一趟。”

老张关了诊所的卷闸,跟在李姐的后面,看着她那肥臀一扭一扭的,心想着这娘们还是有点料的,可惜不是他的菜。

两人很快来到了一个高档小区。

李姐似乎对这一个高档小区很熟悉,转了几个弯,直接进入了一栋洋房,推开了门,她示意老张跟进去。

房间的光线很暗。

李姐反锁了门,迫不及待地贴了过去,撒娇道:“老张,你看人家的手机怎么回事?刚打电话的时候,突然弹出了这个,是不是中毒了?”

手机屏幕上,正放着不堪入目的限制级视频,高清的画面全是男女结合的特写,刺激着老张的眼球。

老张哪受得了这个,气血一下就涌了上来,心里暗叫不妙。

果然,下一秒,老张就感觉背后被人拦腰给抱住了。

老张不由吓得往后一退,谁知道这一退,脚下没站稳,直接就往一旁的沙发上倒去。

眼看失去重心,老张下意识地拉住了李姐。

李姐唉哟一声,直接面朝老张倒了下去,把他压了个严严实实。

老张有心要推开,可李姐的分量可不轻,他怎么也推不开,反而李姐的脸正好对准了他,嘴唇开始在他的脸上乱啃。

“张哥,人家喜欢你很久了。你就从了我吧。”

李姐一边亲,一边用手压着老张,差点没把老张压得背过气去。

老张大口喘着气,却发现喉咙里被塞了一颗小药丸,这一刻,他后悔都来不及了,没想到李姐色胆包天,居然把他骗到了家里,还给他喂了药。

老张一脸惊恐,“你,你给我吃了啥?”

“嘿嘿,爱上我的东西啊!”

李姐居高临下地看着老赵,一脸得意地笑着说:“进口货,你就乖乖地享受吧!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开心快乐的。”

老张挣扎着,可没想到,他越挣扎,身体内的药性发作的越快,浑身燥热难忍,看向李姐的目光,也开始慢慢有了变化。

老张四肢越来越无力,下面越来越膨胀,欲哭无泪,感觉自己上了当,今天怕是难以幸免,要遭了李姐的毒手。

“老张,我这病,只有你能治,你就发发善心,帮帮我吧。”

李姐媚眼含丝,急不可耐地开始撕扯老张的上衣……

老张心里很憋屈,他只能继续反抗,但他知道,这种挣扎不过是徒劳罢了。

啧啧啧。

李姐脱掉了老张的衣裤,看到她朝思暮想的那玩意,一脸地贪婪,随后,她迫不及待地撩开自己的裙子,直接坐了上去。

她这个年纪,需求旺盛的不得了,她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让老张把自己填满,然后再彻底榨干,来弥补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等待。

几年前,老张来她这租房,起初她也没在意,但某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她拿着备用钥匙去催房租,偶然的机会,看到了老张的本钱后,就深深地迷上了,发誓一定要把老张征服。

眼看着就差最后一步,她心里得意极了。

老张后悔的要死,眼看着李姐丰腴的翘臀张开,马上就要把自己控制不住的火热纳入其中,他立刻出言恳求道:“老妹,别这样,强扭的瓜不甜。”

“甜不甜没关系,我只想先破了你这个老瓜。”

眼看着马上要被毁了清白,老张一咬牙,假装迎合,暗地里却集聚了身体所有的力气,等到李姐把嘴凑过来准备啃他的时候,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她的脖子上。

李姐哼都没哼,便昏倒了下去。

老张喘了口气,恢复了一下体力,然后把李姐从身上推到了一边,慢慢穿上了衣裤,跌跌撞撞地出了房间。

他浑身燥热的很,刚出洋房没几步,就再走不动了。

现在要是有一盆凉水冲冲就好了,他感觉自己要被体内的那团火给焚烧了一般。

这时,身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从里面探出了一个女人的头,好奇地打量着老张一眼。

老张也忘了过去,跟那个女人四目相对。

“是你?”

老张不知哪里涌出了力气,想要抓住那个女人,没想到那女人却立刻关了门,他再去敲门的时候,却来了一群保安,把他带出了小区。

这个贱人。

没想到居然躲在了这里,居然还有脸叫保安把我给轰走。

老张满腔的怒火,跌跌撞撞地回到诊所已经是晚上,脑海深处可以隐藏的记忆,全都涌了出来……

原来,他从未忘记,只是选择了暂时遗忘。

贱女人,我一定会找到你。

老张咬牙启齿,打开了淋浴,冷水不断地冲刷,依然没办法冲去他燥热的心,心里不由对李姐暗骂,这娘们搞的这药丸,威力真大,要真被她得逞了,今天还真要被她榨干。

就在这时,楼下响起了一阵嘀哒嘀哒的高跟鞋声。

“老,老张,你怎么坐在水里?”

李小沛神色略显尴尬,问道。

老张还在忍着药劲,看到李小沛来了,咬牙说道:“哦,是,是小沛来了?你快走,我身上不舒服。”

李小沛来找老张,是想让老张给她按按全身,昨天被弄了以后,她身体的那团欲火,叫来男友发泄了好久,都还有残留,想起老张的那里,她浑身就燥热不已。

可看到老张说话支支吾吾,很古怪的样子,她内心充满了好奇,反而靠的更近,刚才离得远她没看清,现在离近了,才发现老张那里又大又粗,就像是一条昂首的巨龙。

“老张,你哪里不舒服?”

李小沛眼里露出了一丝渴望,好奇地戳了一下那昂首之处。

老张忍不住一声低吟,药力让他更加把持不住,恨不得当场立刻就把李小沛给办了。

李小沛今天来找老张,特地穿了一身吊带紧身裙,把她年轻的身体包裹得玲珑有致。

她的胸很大,腰却特别的细,但从身材上来说,比慕容雨要劲爆得多,尤其是那丰满的细臀,看起来又成熟又野性。

不知道是不是药性的原因,从老张的角度上看过去,灯光洒在她的半张脸上,让她的脸型看起来很光滑又细腻,跟熠熠闪光的珠宝一般,透着诱人的光泽。

老张咕哝猛吞了几口唾沫,“小沛,我……”

李小沛看到老张渴望的双眼,仿佛随时都要把她的衣服剥掉一般,心里微微有些得意,看来今晚是来对了。

只要把这个男人抢到了手,慕容雨肯定会很难过很伤心吧。

想到这,她内心也有了一丝渴望,慢慢走了过去,“老张,你到底怎么了?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小,小沛,求求你帮帮我。”

老张一把拉住了李小沛的手,她的手又香又软,仿佛有一股魔力,让他舍不得放开,更渴望拥她入怀。

“老,老张,你想要我怎么帮你啊?”

老张的渴望尽收李小沛眼底,她靠的更近了,语气透着一股诱惑。

老张的脸埋在她脖颈之处,浓郁飘香的发丝直接铺下,香喷喷,滑溜溜的,一股强烈带着成熟韵致的女人香,吸入老张的鼻孔,直冲心房。

他再也按捺不住体内的冲动,一举压在了李小沛那迷人的身体之上……

“啊!老张,不,不要这样。”

李小沛欲拒还迎,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她本来就是勾引老张的,也想试试老张的火力。

可她的这番姿态,更加点燃了老张体内的邪火。

很快,两人就扭在了一起。

老张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李小沛的身体,贪婪地吸收着滋养他的所有养分,这样让李小沛动情。

她很快地抛去了伪装,变得主动起来,开始积极地晃动自己浑圆的臀部,牵动浑身美妙地曲线,欢愉的呻吟。

老张似乎从来有过如此酣畅淋漓的感觉。

随着两人忘情地拥着,他突然间头脑如同升入天堂一般空白,那种更加畅快的感觉如山洪暴发般,直冲脑门。

两人很快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李小沛从未想过眼前的老男人会这么厉害,比她交往的好几个男友,加起来都要厉害,一股近似虚脱的感觉伴随着极致的舒畅在她的身体内爆发出来。

一阵阵的颤栗,让她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老张,你真厉害。”

李小沛由衷地赞叹,她的脸红扑扑的,全是巅峰过后的潮红。

“嘿嘿。”

老张也不否认,要不是药丸的作用,他也不会有这样的巅峰之作,心中厌恶李姐的情绪也因此消散了不少。

李小沛眼珠子一转,暗想:难怪慕容雨会喜欢老张,这样的老男人,一个顶四五个小年轻,谁不喜欢?现在老张是我的人了,这感觉真的太妙了。

因为满足到了极致,李小沛满心都是他的好,反复地又开始抚摸他那里,娇滴滴地说:“老张,我,我以后天天都想跟你做。”

被她这一弄,老张差点又要沸腾起来。

李小沛水眸一张,更是主动低下了头,让老张直接感受到了美人特殊细致的服务。

老张哪还把持的住,抱着软绵绵香喷喷的娇躯,立刻来了个梅开二度。

药劲经过这一次的发散后,他终于回归了理智。

清醒过后,老张又是懊恼,又是愧疚。

他喜欢的是慕容雨,而且一直把李小沛当成晚辈看待,如今稀里糊涂地把她给睡了,他觉得很对不起慕容雨。

老张内心充满了纠结。

可李小沛却不依了,她像个八爪鱼一般,缠着老张,还想来个帽子戏法三连发,可任凭她怎么勾搭,都让老张没了欲望。

“你,你们男人,难道都是这样的吗?提起裤子就装作不认识了?说,你,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说着说着,她泪水哗哗掉了下来。

“没,没啊!你别哭,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我只是怕你嫌弃我,是个糟老头。”老张赶紧给她擦眼泪,安慰道。

“我不嫌弃你,你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爱我。这辈子我就跟着你这个糟老头,啥日子都不嫌弃。”

被老张搞了以后,李小沛感觉以前跟那些男人都白搞了。而且,老张跟慕容雨之间总是怪怪的,作为一个女人,她敏锐地感觉两人肯定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此时,李小沛心里对老赵,已经有了一种别样的情绪,只是她还未察觉罢了。

到底该怎么才能把老张攥在手里呢?

或许是刚才折腾的太累,她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躺在老张的怀里,沉沉睡了过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h.com/22060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