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下面流了好甜: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小说

《论历史上的英雄、英雄崇拜和英雄业绩》是一本由[英] 托马斯·卡莱尔著作,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23.00元,页数:319,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论历史上的英雄、英雄崇拜和英雄业绩》精选点评:

●“太蠢了”和“太棒了”

●世界上最神秘的莫过于时间。那个无始无终、无声无息和永不停止的东西,叫做时间。它像包容一切的无际海潮,人们和整个宇宙好似漂浮海潮上的薄雾,像幽灵般时隐时现。这确实是一种令人瞠目的奇迹——因为我们无以言传。

●激情有余,理智不足。

●励志神器。把我这么麻木的人都感动了。

●貌似这是我的第一本汉译名著?大学四年真悲催。卡莱尔鼓吹英雄史观,赞颂英雄业绩时,语势磅礴,英文原版肯定更加充满雄辩力。不过由于对卡莱尔评价的那些英雄都不怎么了解,所以很多地方看不懂,也无法对他的评价做出自己的评价……语言上也有点晦涩,有时不知所云,翻译本不像中文书那样流畅;另外,从1999年出版到现在,重印过几次了,里边很多明显的拼写错误(主要是英文单词拼写)都没有修改,说明出版单位对这本书不是很上心,没有持续关注这本书了。

●补标,为课程论文读过,卡莱尔的英雄史观未必没有道理,应该把其放在当时英国的时代背景中去理解

●行文模式着实让人想到了京极……

●英雄是普通人的思想寄托而已

●对看爱默生的《代表人物》

●莎士比亚,但丁是诗剧英雄,因为他们不依赖文字传播思想,当印刷业兴起,卢梭等就成了文学英雄。以真诚来评判克伦威尔是英雄而拿破仑不是,还是有那个时代针对怀疑主义的印记

《论历史上的英雄、英雄崇拜和英雄业绩》读后感(一):2018.7.4

大概因为我内心有些偏怀疑论者观点,对卡莱尔这本书有些欣赏不来。

在那个时代这本著作也是相当有历史意义的吧。至少最基本的道德准则还是要有的。

比较赞同的一点是在讲到帝王英雄时,以对自己理想是否彻底贯彻来判断帝王是否是英雄这一点。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这个理想本来就不符合大众道德规范呢?

老实说这本书写的还蛮有现实意义,内容也没有太多让我想反对的,但是就是读着感觉不喜欢,很别扭,不对味。

《论历史上的英雄、英雄崇拜和英雄业绩》读后感(二):2018.7.4

大概因为我内心有些偏怀疑论者观点,对卡莱尔这本书有些欣赏不来。

在那个时代这本著作也是相当有历史意义的吧。至少最基本的道德准则还是要有的。

比较赞同的一点是在讲到帝王英雄时,以对自己理想是否彻底贯彻来判断帝王是否是英雄这一点。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这个理想本来就不符合大众道德规范呢?

老实说这本书写的还蛮有现实意义,内容也没有太多让我想反对的,但是就是读着感觉不喜欢,很别扭,不对味。

《论历史上的英雄、英雄崇拜和英雄业绩》读后感(三):真诚、英雄、信仰和秩序

卡莱尔这本书,不论其文笔,如果作为学术书来读,认真说写得不怎么样,尤其是在现代人的眼光看来,明显缺乏更基础的理论作为支撑,只能以模糊的“神性”作为他口中的“英雄”的核心,并且陷入自说自话的困境。

这本书关于英雄、真诚、信仰大概有以下几层意思:

1.信仰是指一个人真正相信的事物,他甚至认为他反对的功利主义,如果人们真正信仰它,那么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英雄崇拜,一种信仰(尽管他认为这种信仰是错误的)

2.英雄的真诚在于他对世界的洞察力,能够解释世界的真理(哪怕是暂时的,形式错漏百出的)。这种真诚因为他与世界的

3.普通民众在适度的考察之后,应该信仰英雄及其发现的真理,避免陷入庸俗的怀疑主义,乃至引发无政府主义。但卡莱尔又承认世界上存在假英雄,而且没有给出如何选出真英雄的具体方法。

4.在以上三点的前提下,卡莱尔认为,真理具有“神性”。这个名词我认为大概意思是指美、善等价值。因为他认为边沁的功利主义是错的,他认为世界上存在一种感性的绝对精神,而不仅仅是一台蒸汽机。并不重视物质利益对于社会的重要性。这可能是因为本书的主旨说的是英雄,而他的英雄更重精神所致。

5.卡莱尔在某些问题上明显表现出矛盾的态度,比如他明显地倾向于秩序(英雄崇拜的目的就在于此),然而对于形成秩序的混乱,比如宗教改革、法国大革命,他却持肯定态度,认为这是破除过时的”伪真理“的必要过程,称之为“地狱之火上的真理”,但是另一方面,他似乎困于“神性”的概念,否定功利主义将会成为新的真理,这一点上可以看出他的保守(这是否与双元革命后的欧洲浪漫主义或者保守主义的反理性思潮有一定抬头有关?作者认为魔鬼的)而对于真理的定义,我个人更倾向于后来的克罗齐所说,也就是一种规律,而非简单粗暴的“神性”。

6.最后还有一点比较有趣的是,作者对宗教改革评价甚高,认为她”不是要废除英雄崇拜, 而是要造就一个英雄辈出的世界。如果英雄的意思就是真诚的人,那么,我们每个人为什么不可以成为英雄呢?“这似乎可以与后现代主义的个人主义联系在一起。当然后现代主义似乎更强调客观标准的虚无,而在卡莱尔这里,客观标准依然存在,就是他认为的”神性“。

《论历史上的英雄、英雄崇拜和英雄业绩》读后感(四):懒得想标题的读后感

若要将卡莱尔与中国哲学家相比附,我觉得他会和墨子聊得来。同样对通晓真理的伟人表现出赞赏(“尚贤”),并认为只有这样的英雄人物方可占据高位并让百姓服从跟随(“尚同”)。同样的认为英雄不该只局限于贵胄之子、而应当将目光移向下层(“尚贤”)。同样的含有些宗教观,无论是基督教还是鬼神。同样的认为文章需要真诚而不重视修辞(就像卡莱尔评价克伦威尔),虽然他俩自身都是修辞大家(“文胜于质”)。

卡莱尔的英雄史观自然是存在问题的。他曾宣称:“世界历史就是人类在这个世界上所取得的种种成就的历史,实质上也就是在世界上活动的伟人的历史。”这就犯了两个错误,一是将历史局限于成就,二是将这些成就统统归于伟人的活动。这就不可避免地导致作者最后的英雄史观,将英雄视为拯救世界的良药,并要求民众“必须服从于他的意志,忠诚地为他献身,并以此感到幸福”,有了些独裁主义的味道,倒确实是和墨子类似。

但卡莱尔的思想与我们通常理解的英雄史观有所不同:首先他是承认人民的部分作用的,并不是认为英雄可以突然出现并拯救万民。事实上,卡莱尔曾指出英雄的一个主要特征是能看出人民的需要是什么,换言之,英雄并非凭空而现,而是能说出人民所感知却表达不出的话来。书中所写的拿破仑便是一个反例,他的晚年无视群众的意愿,因此算不上英雄。其次,作者的英雄主要是精神领域的,甚至带有点宗教主张。也就是说,英雄是能够探知真理的(只不过书中的真理是上帝的真理),至于如何探知以及如何表现这个真理,则是由时代所决定——早期人们把英雄视为神,后来视英雄为受启示的先知;表达道德的是先知,表达审美的是诗人;时代臻于完善时唱赞歌的是诗人,时代需要改革时出现的是教士,印刷术出现后表达观点的是文人;最终,由帝王英雄集其大成。从这里来看,卡莱尔也意识到了时代的限制作用。

但在另一方面,我也要投卡莱尔一个赞成票。有时我觉得我们的结构主义太过度了,将一切视为时代的决定,而忽略个人的能动性。事实上,这种经济的、地理的、制度的变迁确实有限制性,但往往需要在一个很长的时间范围内考虑,不能将其具体于某个人物或某一小段时间,将一切行为都说成有必然性、一切人物都说得宿命论。人们常说的那句,“即使没有袁世凯,也会有王世凯、李世凯”,便是将结构主义过度使用了。在研究历史(尤其短期历史时),还是要承认偶然性,承认某一时间点有不同道路的可能性,并承认重要人物的作用。

正因如此,卡莱尔有两句话很值得玩味。一句是“他们说,他只是‘时代的产物’,是时代把他召唤出来的,时代主宰了一切,他毫无作为。这种说法,在我看来是可悲的。各种时代都要竭力召唤自己的伟大人物,但是他们召唤,伟大人物并不一定能出现”。一个重要人物并不是有需要便会出现的,往往还是带有一定的偶然性,甚至不同人物带来的影响也不同,不能以为将任何小事说得必然了、结构化了便是高级。第二句是“伟大人物就是火种,一旦把柴火点燃,一切都围绕他本身燃烧。有人认为,是那堆干枯的柴火把他召唤来的。伟人是火种,没有他们,柴火不会自行燃烧”。有的时候我们承认人民群众的需要和基础准备,但重要人物的纲领性作用也不可忽视。

我所批判卡莱尔的地方,更多的是对大众历史的喜爱,觉得历史不光是伟人如何创造成就;但另一方面,他的一些对重要人物作用的描述,也可用作对如今过度结构主义病的一剂药方。整本书带给我的便是这些,至于一些具体的案例,由于我不甚熟悉欧洲人物和欧洲典故,即使看了也记不住,便不说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h.com/22294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