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水了好深好涨:粉嫩已经肿了

女人无进加进了必湿:我们班的女班长给我看内裤

扒下语文老师的丝袜_生物课上插班花文章

那些很污很污的文章|他猛一挺身闷哼一声好紧

听到女儿提到自己,秦思雪有些娇羞,可右手却情不自禁伸到胸前,隔着衣服揉搓了起来。

“嗯呢……”

两片柔软随着手上的动作微微颤颤,中间的沟壑也时而幽深,时而变浅。慢慢的,秦思雪将手从领口处伸进去,抓住了一片柔软。软肉通过手指缝隙挤压出来,根本覆盖不住。

随着女友的拨弄,庄斌爽得都快升天了,但这只是表层的舒爽,他需要更深层次的接触。

文学

“宝贝,你今天就给我吧,实在太难受了。”

可陈悠悠还是一口拒绝,“不行,你的这么大,人家第一次,会很痛的,你要是再提这件事,我就生气了。”

一听这话,庄斌只能作罢。

不过秦思雪听到这话,就感兴趣了。

“这么大,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这儿,秦思雪顿时觉得很羞耻,小斌可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自己怎么能这么胡思乱想呢

不过这种念头她越想甩开,就越根深蒂固,就连左手,也慢慢从裙底伸了进去……

当手指触碰到敏感处的一瞬间,秦思雪的身体下意识哆嗦一下,差点爽得叫出来。

她已经很久没有自我安慰过了,平时就算是想了,也能理智的控制住。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那种感觉实在太强烈,让她没法控制。

“嗯嘤。”

秦思雪咬着下唇,双腿交叉磨蹭,手指也飞快的动作着。她眯着眼睛,视线一直盯着庄斌那处,那强劲有力的东西,让她非常兴奋。

这些年也不是没有人追求过她,其中不乏有钱的老板和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可她不缺钱,受过伤的她,也不相信能有小年轻对她是真心的,所以还一直单着。

但从第一眼看到庄斌,她就挺喜欢的,庄斌是农村孩子,有上进心,在大城市自己打拼,年仅二十六岁,就有车有房,加上农村孩子一般都淳朴善良。这样的条件,要是她再年轻个十几岁,说不定都会喜欢上庄斌。

不知不觉的,秦思雪感觉下身一股粘稠的液体顺着手指留下,滴在了地上,她低头看了看,俏脸瞬间飞上一抹红霞。

由于她蹲着,从身后看去,饱满的臀部和纤细的腰肢勾勒出诱人的曲线,隐约间,还可以看到少许微卷的毛发。

“啊呀……”

十几分钟后,秦思雪两根纤嫩的手指全部滑了进去,就在她情绪高涨时,庄斌也在草草完事儿了。

“唉呀,怎么这么不小心,弄得我身上都是。”

陈悠悠赶紧拿纸巾擦手,她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嫌弃,然后提着脏兮兮的衣服就往外走,吓得秦思雪赶紧跑回了卧室。

回到卧室后,秦思雪脸红心跳,暗骂自己没羞没臊,竟然偷看女儿和男朋友做那种事,可最终,她还是没能忍受住寂寞,用手解决了一番,这才安然睡去。

第二天早上,陈悠悠去上班了,只剩下庄斌和秦思雪在家。庄斌睡到自然醒才起床,准备去洗漱,可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有动静。

好奇之下,他往里面一看,顿时张大了嘴巴。只见丈母娘手里拿着他的内裤,放在鼻子前忘情的嗅着。

原来,秦思雪起床洗漱完,看到昨晚上庄斌和女儿换下来的衣物,情不自禁想到了昨晚上的画面,于是就拿起庄斌的内裤,想要闻一闻男人独特的气味。

这种气味,让她瞬间就沦陷了,一时间忘记自己是在浴室。而庄斌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端庄典雅的丈母娘,竟然会闻他刚换下来的内裤。

想到这儿,他下意识就起了反应,女友死活不让他上,可这性感漂亮的丈母娘,却如此饥渴,要是……

激动之下,他不小心碰开了门。

“呀!”秦思雪惊讶一声,看到庄斌后,有些不知所措,“小,小斌你起来啦。”

说着,她赶紧将内裤扔到盆里,脸蛋羞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庄斌压抑住激动,也没揭穿,装作很淡然的看着她。

“阿姨你在厕所啊,我准备来把衣服洗了。”

秦思雪松了口气,还好没发现,她灵机一动,柔声道:“我正准备帮你们把衣服洗了,贴身衣物最好手洗,你先去洗漱吧,一个大男人洗什么衣服,阿姨来洗。”

说完,她就端起盆,开始往里面放水。表面装作很淡定,实际上内心早已经波涛汹涌,因为她眼角的余光,下意识瞥到了庄斌微微鼓起的裤裆。

庄斌也没有推脱,只是说了句谢谢,就到另一个洗手间洗漱去了。吃完早餐后,他就坐在客厅里玩手机,而秦思雪则拿出毯子铺到地上,开始了她的晨练。

前几天她都是穿着比较保守的瑜伽服,可今天,她穿着一套紧身衣,上半身露出小腹和肚脐,下半身刚好遮住敏感部位,那一条白花花的美腿完全暴露在庄斌眼前。

“咕噜……”庄斌看得眼睛都直了。

自己这丈母娘的身材性感得真是没话说,那凹凸有致的曲线,浑圆挺巧的臀部和坚挺饱满的柔软,分分钟刺激着他的眼睛。

就在庄斌愣神的时候,秦思雪直接来了一个一字马,双腿直直的岔开,平放在地上,大腿根处隐约间,露出一条小小的缝隙。

不一会儿,汗珠就布满了秦思雪的额头和脖颈,她脸颊微红,深呼吸几口气后,又换了个姿势。只见她脑袋贴紧左腿,右腿朝上直直的翘起。

看到这个姿势,庄斌顿时就起了反应。这么高难度的姿势,要是站在她身后疯狂输出,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

想到这儿,他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自己女友也会瑜伽,只是不能和她解锁姿势,真是郁闷。

与此同时,秦思雪注意到了庄斌的变化,看到庄斌逐渐支起来的帐篷,她心里有些开心,看来自己依旧风韵犹存,还能吸引男人。这是做为女人,最得意的事情。

“小斌,你能不能过来帮阿姨一下”秦思雪眨巴着大眼睛,轻声道。

庄斌有些尴尬,自己那里还有反应,这怎么过去眼看秦思雪又催促了一句,他只好弓着身子,叉着腿走了过去。走近后,秦思雪站直身体,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喘息道:“是这样,阿姨准备倒立着,两条腿平放,我想要保持久一些,所以需要人帮忙,可以吗”

“我怎么帮啊”庄斌脑海里闪现出那个画面,有些口干舌燥。

秦思雪没有答话,只是迅速倒立起来,然后双腿叉开平放,娇声喊道:“快,帮阿姨托着双腿。”

庄斌赶紧用手托着,只是他站着的位置,和秦思雪刚好是面对面,他一低头,就能看到秦思雪的大腿根那一条缝隙。

一股特有的香味钻进他的鼻子,让他大脑一片空白。秦思雪的腿没有一丝赘肉,非常有弹性,他忍不住手指动了动。

“嗯……”

一股痒痒的感觉传来,秦思雪呻吟一声,视线往上,刚好看到庄斌支起来的帐篷。看着看着,她的脸颊越来越红,呼吸也变得急促,渐渐地,她感觉私密部位也有反应了。

庄斌鼻子很灵,第一时间就闻到了一股特殊的气味,他皱着鼻子嗅了嗅,定睛一看,发现丈母娘腿间的裤子上居然湿了拇指大小的一块。

这,湿了

庄斌满脸震惊,看来自己这丈母娘,还挺敏感的。

秦思雪此刻她觉得很羞耻,自己那处怎么就不争气的起反应了呢,肯定被小斌发现了,真是羞人。

由于害羞,她的身子有些不稳,庄斌赶紧死死托住,身体也由于惯性,紧紧贴在了秦思雪身上,那一处的坚挺,也刚好抵在了她的肚脐处……

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灼热和坚硬的东西,秦思雪只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席卷全身。她咬了咬下唇,声音有些颤抖。

“小,小斌,再靠近一些,不然会摔倒。”

庄斌照做了,他这会儿也已经难受得不行,女友不让他上,他已经憋了很久,现在和漂亮的丈母娘独处,他真担心自己一时控制不住,就把丈母娘给上了。

“嗯……”

随着那处的磨蹭,秦思雪发出细微的呻吟,她突然很想让庄斌对准她大腿处吸一口,那种感觉,一定很美妙吧。

可她不能这么做,这可是自己的准女婿,她不能对不起女儿。

就在这时,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响起,秦思雪吓了一跳,双腿一收,就脱离了庄斌的双手,而庄斌也有些惊慌失措的回到沙发上,两人的反应,心照不宣。

下一秒,陈悠悠就走了进来,她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穿着一身职业,身材玲珑有致,黑丝袜包裹着的大长腿,别具诱惑。

“庄斌,妈,我现在要去出差,回来收拾点东西。”

“你不是还要过两天去吗,怎么现在就让你去了”庄斌有些疑惑。

陈悠悠漫不经心道:“我也不清楚,经理说公司临时决定的,让我今天就必须要过去。”

“要去多久啊”

秦思雪忙问一句,说完,她和庄斌默契的相视一眼,然后彼此赶紧转移目光,竟有种怪异的感觉。

“少说也得半个月吧。”陈悠悠嘟嘟嘴,有些火急火燎的,“不说了,我得赶紧收拾行李。”

在她收拾东西得时候,庄斌坐在沙发上,已经压下了邪火,只是心里隐隐有一丝莫名的担忧,而秦思雪,则继续练习着瑜伽。

十几分钟后,陈悠悠提着行李箱出来,“妈,你可得把庄斌盯好,别让他偷吃啊。”

秦思雪愣了一下,笑盈盈的说:“小斌这么老实,怎么会偷吃呢,你就放心去吧,在外面注意安全,照顾好自己。”

陈悠悠出门后,秦思雪眼神奇怪的看了看庄斌,然后收拾好毯子,拿着衣服走进浴室。出了一身汗,还有那粘稠的液体,她得洗洗。

也不知道为什么,秦思雪并没有把门关严,反而留了一个很大的缝隙,好像,她内心深处,渴望着自己的身子能被庄斌欣赏,想到一个年轻小伙子会被自己吸引住,她就觉得兴奋。

而庄斌,听到窸窸窣窣的水流声,内心躁动,鬼使神差下,他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浴室门口,屏住呼吸往里看。

只见丈母娘已经脱光了衣服,露出白花花的身子,沐浴露的泡沫挡住了两片柔软,她的手掌在上面来回揉搓,软肉通过手指缝隙挤压出来,变成了各种形状。

看到这一幕,庄斌差点流鼻血,再次起了反应。

“唔!”

秦思雪已经察觉到了门外的人影,她内心激动,抿着嘴唇,右腿抬起,高高的搭在洗手盆上。然后她俯下身子,长长的头发垂落,纤细的手指从小腿处,慢慢滑到大腿根。

由于是侧着身子,庄斌不能看到那一处,可那洁白无瑕的翘臀,却能够看得很清楚。这么饱满的臀部,要是能捏一捏,让他少活几年都愿意。

情不自禁的,庄斌颤抖着手拉开裤子拉链,活动了起来。虽然不能和丈母娘做,但幻想一下,还是可以的。

随着秦思雪的搔首弄姿,庄斌的动作也越来越快,十几分钟后,他身体骤然紧绷,紧接着颤抖了几下,爽得眼皮外翻。

“呼……”

庄斌长舒一口气,他突然发现丈母娘快洗完了,这才赶紧扭身回到沙发上,装作玩手机。

不一会儿,秦思雪穿上黑白相间的包臀裙,打开浴室门,她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一滩白色液体。她有些吃惊,竟然出来这么多,从色泽和量来看,庄斌很健康很强壮,这股特殊的刺鼻味道,她也已经很久没有闻到了。

“真是浪费!”

秦思雪心里叹了口气,然后眼神勾人的瞥了庄斌一眼,从浴室拿出纸巾,蹲在地上,把白色液体给擦干净。

看到这一幕,庄斌顿时紧张起来,自己怎么就那么大意,忘记把那玩意儿给擦干净呢。

不过好在秦思雪收拾好出来后,就跟什么也没看见一样,和庄斌打了声招呼,就去瑜伽房了。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秦思雪亲自剥了两个鸡蛋放到庄斌面前,柔声道:“小斌,年轻人就应该多补补蛋白质。”

说着,她又给庄斌倒了一杯牛奶。

庄斌愣住了,他来这么多天了,从来没见丈母娘给别人剥过鸡蛋。就在他愣神之际,秦思雪又说了一句。

“有些事情得节制啊,不然身体可受不了。”

庄斌尴尬的干咳两声。

秦思雪看了看他,魅惑的撩了撩秀发,然后倒了几滴牛奶在桌上。

“有些东西,不能浪费,就像这牛奶,如果洒在桌子上,就浪费了,但如果喝进肚子里,那就有它的价值。”

秦思雪抿了一口牛奶,嘴角挂着一丝液体,她伸出性感的翘舌卷了进去。庄斌何等聪明,当即就明白丈母娘的意思,她是觉得自己不应该浪费自己的精华啊,难不成丈母娘在暗示自己

秦思雪表面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暗暗打量庄斌,做为一个有阅历的女人,她懂得什么叫收放自如,立马转移话题。

“对了小斌,你平时有健身的习惯吗”

“平时比较忙,只是偶尔跑跑步。”庄斌讪笑一声。

秦思雪喝完牛奶,用纸巾擦拭着嘴角,眼角弯弯勾起,“就算再忙,也得多健身,不然以后身体跟不上。”

言外之意,庄斌岂能不懂。

“正好阿姨是瑜伽老师,要不教你几个动作,平常没事儿的时候,可以练习练习,对身体超有好处的。”

不等他答话,秦思雪伸了个懒腰,胸前的饱满高高挺起,由于是睡裙,两点凸起很明显。

听到这话,庄斌激动了,虽然不知道丈母娘到底什么意思,但能和这么完美的女人再次亲密接触,那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那,那谢谢阿姨了。”

“快把牛奶喝完,我先去换身衣服。”

说完,她就扭着丰满的翘臀,朝卧室走去。

看着秦思雪诱人的背影,庄斌狼吞虎咽,很快就解决了桌上的早餐,不一会儿,秦思雪就出来了。

她现在穿得比昨天更性感,上身仅有一件红色蕾丝内衣,下身稍微保守一些,是一条紧身短裙。

庄斌看傻眼了。

“臭小子,想什么呢,快过来。”

秦思雪娇嗔一句,她弓着身子铺毯子,那蜜桃臀高高翘起,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秦思雪扭动着腰肢,那饱满的臀部就在庄斌眼前晃晃悠悠的,看得他恨不得冲过去抱住狠狠冲刺。

下意识的,庄斌走上前,双眼死死盯住那性感的翘臀,下身起了反应。秦思雪慢慢铺开毯子后,往后一退,臀部刚好抵到了他那处。

“呀!”

秦思雪惊叫一声,站起身飞快的扫了庄斌那处一眼,看到那高高隆起的帐篷,她脸蛋羞红,赶紧移开目光,柔声道:“我先给你做个示范,你看仔细些。”

说完,秦思雪就趴在毯子上,后臀高高翘起,然后再往下压。这个姿势,庄斌都看呆了,仿佛自己就躺在丈母娘身下,享受着她的绝活儿。

紧接着,秦思雪抬起右脚,通过庄斌这个角度,刚好看到了里面,当看清楚后,庄斌心脏猛地跳动一下,竟然是真空的。

就在他愣神之际,秦思雪翻身,双手往后撑在地上,双腿直直绷着,胸部挺起,脑袋也几乎贴近地面。

“小,小斌,快过来帮我托着腰部。”

机会来了!

庄斌赶紧走过去,激动的托起丈母娘的细腰。先前要不是女友突然回来,说不定他们已经……

想到刚刚的画面,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手指也在秦思雪的腰上轻轻抚摸,然后慢慢滑到她的臀上。

“嗯……”秦思雪下意识轻吟。

她没有抗拒,反倒是因为那突如其来的触摸而感到异常兴奋,某处很快就感觉黏黏的。寂寞了这么久,她的身体已经变得非常敏感。

听到那软糯糯的呻吟,庄斌内心躁动,胆子大了起来,竟然顺着臀部,慢慢游弋到了秦思雪的大腿内侧。

“啊……”

秦思雪赶紧夹紧双腿,她那处早已经湿透了,要是被庄斌发现,那就丢死人啦。

她赶紧站起来,干咳两声掩饰尴尬,扯了扯裙摆,双腿微微交叉着,道:“你跟着我刚刚的动作,试着做一遍。”

没能更进一步,庄斌有些不爽,但也不能表现出来,只好照着丈母娘先前的动作做了一遍。他的学习能力很强,甚至由于腰部力量强悍,都不需要别人帮忙。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h.com/22674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