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粗大黑肉来回进出:边开车边做h的高辣

“小浩,赶紧去附近找个地方藏起来!”

与此同时,柳芳芳的话语愈发充满了急切的味道。

我脑子里全是惊讶和疑惑,不过还是赶紧走到了隔壁,也就是柳芳芳家前的草丛蹲了下来。

“芳姐,怎么……”

我正要说话,眼前突然一亮,只见一辆银色金杯车一个急刹停在我家门前,然后车子一阵颤动,车门打开,从上面下来好几个用塑料袋包裹着的长条形物体的彪形大汉。

那几个大汉裸露着肩膀,虬结的肌肉让人望而却步,无一不是气势汹汹。

几人下了车对视一眼,关掉车灯然后走到我家门前,几脚就将防盗门踹开,力道之大让在一旁观望的我都都心惊肉跳。

 文学

与此同时电话里传来柳芳芳紧张无比的声音,“小浩?!小浩你有没有事?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我连忙压低声音道:“好像有人在找我,我现在藏在你家院子的草丛里。”

柳芳芳这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小浩你千万不要乱走,就在那里等着,我已经报了警,警察很快就到。”

我“嗯”了一声,也没挂电话,而是屏住呼吸静静地看了起来,那几个大汉冲进我家,应该是发现我并不在,然后传出几声怒吼,接着就是噼里啪啦一阵家里东西被砸坏的声音。

很快附近响起警笛声,我家里喧闹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几个大汉飞快的跑了出来,坐上金杯车,直接远遁而去。

我正要起身,却又听到电话里传来柳芳芳的声音,“小浩等等,不要出去!”

我吓得一个哆嗦,忙问道:“怎么了?”

柳芳芳道:“你先别急着出去,等警察走了你再出来。”

“为什么?”

我更加纳闷儿了,今晚到底是什么情况,本以为柳芳芳给我介绍了一个前途无量的工作,是个让人激动的睡不着觉的夜,没想到又突然杀出几个混子,硬生生把平安夜搞成了杀人夜。

柳芳芳深呼吸一口,语速很快的在电话里说道:“那群人是你爸妈在M国的竞争者找来的,可能是M国法律和我国法律上的差异,这些人毫无人性,如果今晚他们抓到了你,不会给你任何机会,你一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柳芳芳说的掷地有声,我却不由皱起了眉头,“这里可不是在M国,M国管不了他们,这里自然有人能管到他们。”

柳芳芳没说话,但也没有挂电话,我也只好按捺下心底的焦躁,静静的等着柳芳芳,从小和她生活,我很清楚她的性格,现在她一定正开着车往回赶。

而我家前面停了两辆警车,下来几名警察,简单的查看了一番我家里的情况,然后在大门外设置了隔离带,最后只留下两名警察值守,其他人全部消失不见。

又过了一小会儿,柳芳芳终于开着她那辆CC停在门前,她不在意的看了一眼隔壁的两名警察,淡定的走向我。

将我从草丛里拉了出来,轻声道:“小浩,先进去,进去我跟你说。”

柳芳芳依然是穿着离开时的那套衣服,性感的身躯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嘴里还释放出一股混合着酒精气息的芳香,要是我以前装疯卖傻的时候,一定早就有了反应。

我压下心底的旖念,点了点头。

走进房间后柳芳芳先是将门窗关了起来,然后走到我身边微皱眉头,责备道:“小浩,你知道吗?!刚刚要不是我提醒你,你差点就死了!”

“怎么回事?芳姐。”

我无法反驳她,只好将她拉着坐在沙发上。

“你现在不能出现在那群人的眼中,他们一定是得到了什么好处,不然不会这么疯狂,大半夜的竟然敢跑到你家。”

柳芳芳说着心情也平静下来,刚刚还急促起伏的胸口渐渐也趋于平淡。

“小浩,你是不是很奇怪,姐是怎么知道她们要来找你麻烦的?!”

柳芳芳定定的看着我。

见柳芳芳这么认真,我不由点点头。

“这就是公关的力量。姐在会所做了这么多年,早就有了一些自己的人脉,所以对很多事情都能提前知道风声,这伙人从昨晚就开始表现的不正常,在附近转悠,但当时你沉浸在悲痛中,我也没想太多,只是让人帮忙注意点,没想到今天果然出了问题。”

“我是真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这么丧心病狂。”

不知是不是被气的,柳芳芳脸色又开始发红。

我一阵无语,“那芳姐,刚刚警察就在那边,为什么你还要我别出去。就算这伙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当着警察的面伤我吧。”

“小浩你个笨蛋!”

柳芳芳不悦的拍了拍我脑袋,“你自己都说了,他们不敢当着警察的面伤你,难道就不能在其他地方伤你?再说了,警察能一直待在你家,以后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提前想清楚,不然稍不注意就会万劫不复。”

说完柳芳芳似乎是感觉刚刚对我说话的语气太重了,又抱着我的手臂柔声道:“小浩,姐是你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你又何尝不是呢,要是刚才你真的出了什么事,姐以后该怎么办?”

我心里又是愧疚又是歉意,大着胆子顺着柳芳芳的肩头将她揽住,她也没有抵抗,就那样静静地靠在我的臂弯里。

我问道:“芳姐,你之前一直想让我去夜来香上班,不止是因为那里能赚到钱,还因为我能获取很多资源,可以震慑一下这些宵小,是不是?”

柳芳芳抬起头白了我一眼,“你想多了,我就是简单的想让你早点还债。”

“噗……芳姐,咱们要煽情就好好的煽情,你这突然拐弯,我反应不过来。”

我被柳芳芳逗的一乐,笑出了声,注意到柳芳芳脸上细密的汗珠,我才想到她其实也很辛苦,尤其是在以前,不仅要去会所管理着一大堆事,同时还要兼顾我的生活。

要知道,那时候的我在她面前就表现的跟一个真正的傻子没有什么两样,衣食住行,几乎全是她一手操办。

我问道:“芳姐,你来我家照顾我有多久了?”

柳芳芳从我手臂里挣脱出来,撩了撩凌乱的秀发道:“大概有四年了。问这个做什么?”

我摇摇头没说话,原来不知不觉间,柳芳芳已经陪伴我这么久了。

刚开始我只是单纯的装傻,想趁机占她便宜,后来却渐渐成为了一种习惯,只要柳芳芳在,我仿佛就真的变成了一个什么都不用知道,什么都不用懂的傻子。

而现在柳芳芳发现我早已经恢复,我才发现那种淡淡的依赖感就像烙印在我心里一样,怎么也戒不掉。

而刚才,若非我听从柳芳芳的建议,恐怕用不了多久,还是会被那群小混混找到。

“谢谢你,芳姐。”

我由衷的道。

柳芳芳没搭理我,而是望着桌上的一盘水果发呆,直到我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柳芳芳才一脸懵逼的问我道:“怎么了小浩?”

“没事。”

我无语的摇摇头。

“这样吧,我刚刚在考虑你以后的安全问题,要不就这样,你也别在家里多带了,明天就跟着我去上班,然后我在夜来香给你找个房间让你住下。”

柳芳芳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剥开了一只橘子,她的动作很温柔,也很细节,在她将剥好的一瓣橘子递到我嘴边的时候,更是让我心脏不争气的砰砰直跳,小家碧玉,温婉如水的感觉直接深深刻印在我心里。

甚至于在那瞬间,我竟然生出一种生有此女,夫复何求的感觉。

然而刚想到这里,我就连忙摇头,同时暗骂自己变态,柳芳芳可是我的长辈,自己怎么能对她有这种想法。

就在柳芳芳看着莫名其妙的我发呆的时候,我一把揭过她手中的橘子,放进嘴里大口的咀嚼起来,同时不动声色的往旁边动了动,离她温软的娇躯远了一点。

柳芳芳注意到我的动作,吃吃笑道:“小浩,你怎么了?还怕姐把你吃掉?!”

一边说着柳芳芳一边向我靠近,她身上的香气几乎要喷涌进我的身体,而柳芳芳的身材本就高挑,从这个角度,悄悄能迎面望到她那让人惊叹的沟壑……

最要命的是,柳芳芳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此时的失态似的,不仅毫不遮掩,更是仿佛随意的撩了撩衣襟,将胸前的幅度映衬的更加饱满。

“等等!”

我猛地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向后一挪身子,柳芳芳娇躯顿时失去了靠点,啪一下栽倒在沙发上。

柳芳芳“哎哟”一声,揉着脸颊从沙发上抬起脑袋,怒气冲冲的看着我,一字一顿咬牙道:“小-伟-!”

“嘿嘿,我……我不是故意的。那啥,芳姐你先休息,我也困了……”

说着直接开溜,朝柳芳芳为我准备的房间里窜进去,然后反身关门,动作娴熟,一气呵成。

以前我父母刚刚将我交给柳芳芳照顾的时候,柳芳芳工作本来就忙,平时更是没多少时间去我家照顾我,因此就直接在她房子里给我腾了一个房间,作为我的专属卧室。

也正是因此,我才能经常在两个家里乱窜。

柳芳芳气鼓鼓的在门外拍了几下房门,见我始终没有打开的意思,终于放弃了揍我一顿的想法。

过了一会儿,门外已经彻底没声音了,我才放心的躺到床上,准备睡觉,从刚刚柳芳芳给我打电话到现在,一个多小时我的精神都无比亢奋,现在一安定下来,浓浓的疲倦感顿时如潮水般涌过来。

……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路过柳芳芳的房间,发现她卧室门没锁,悄悄透过门缝瞄了一眼,见柳芳芳穿着睡衣,玉体横陈躺在床上,被子胡乱踢到了一边,大片大片的春光通过衣缝和被角处泄露出来。

本来就是早晨,火气最旺的时候,又看到这样一番刺激的景象,我感觉某些地方瞬息之间就变得不安分起来,连忙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替柳芳芳盖好被子,轻轻的掖好被角,这才转身替她关上了门,自己跑去洗漱。

自从上次做饭,我已经清楚的明白了自己的厨艺正处于一个艰难爬升的段位,干脆直接去外面的早点铺买了豆浆油条,刚想回去,又想起柳芳芳貌似一直以来都比较喜欢芹菜味的包子,又给她买了几个热气腾腾的包子,这才心满意足的往家走。

没想到刚打开门,就看到柳芳芳正站在客厅里摆着的一面大大的镜子前做着形体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h.com/22975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