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肥岳乱小说|别在这里做回卧室

“小白……我想要你……”听到老何说这话,白玫瑰突然紧皱眉头,慌乱的又裹了裹浴巾,一副像是受惊的小白兔样子。

“何叔叔……不行……”白玫瑰听到老何这话,显然很不情愿,这特么让老何有点纳闷啊,前些天还饥渴的像母狼一样,这会又上演贞洁烈女了?

“为什么,你难道不想吗?”老何说着扑过去,不管白玫瑰愿不愿意直接抱住她的身子,抱住的一瞬间,真是太舒服了。

“小白,何叔叔太喜欢你了,想让我抱抱吧?”抱住白玫瑰之际,老何很明显的感觉她浑身颤抖,胸口都哆嗦。

很是慌乱的反抗着,本来浴室就那么大,没有几下白玫瑰不撕扯了,在老何的怀里她特么的没有退路了。

可是,白玫瑰的眼眶里噙满泪水,恳求的看向老何道:“何叔叔求求你了,你出去好吗?我求求你了好不好?”

白玫瑰声音很小,还特么带着哭腔,看样子很是可怜兮兮,老何那是精虫上脑,哪里会因为她哭泣而放弃啊。

 文学

曹阳不在,这是绝佳的机会,老何心里就是想上了白玫瑰,那浑身那么娇嫩,一掐一股水,想着老何的手已经来到白玫瑰的下面。

触碰到最美丽的风景之地,想着曹阳都不行,再加上上一次差点就进去了,老何血脉喷张,那东西胀的要狂暴起来。

“啊……何叔叔……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摸着白玫瑰娇嫩的身子,那种柔软无骨的感觉,尤其是她的下面太爽了。

白玫瑰越说不行,老何就是越想要,根本听不进白玫瑰的警告,一把扯掉白玫瑰的浴巾,瞬间仙女般的女白体啊。

“小白,我真想要你,你给我吧。”哪知道白玫瑰又是一把把浴巾给抢了过去,急忙慌乱的裹住身体。

“何叔叔……不行……你这个禽兽……”听到白玫瑰骂自己禽兽,让老何相当的不爽,顿时愤怒了,道:“小白,难道你不怕我把视频给曹阳看吗?”

“不要……不要……求求你……”白玫瑰挣扎着反抗老何,哭声也大了起来。

卧槽!

老何心里着急啊,白玫瑰越是这样老何越是感觉游戏,越是兴奋,老何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把扯掉浴巾。

下一刻,白玫瑰一丝不挂的身子瞬间展露在老何眼前,白玫瑰被吓住,赶紧用手捂住身子,伸手又想去捡浴巾。

被老何一脚踩在脚下,白玫瑰抱着胸部,哭的更是可怜楚楚道:“你们干嘛都欺负我,曹阳欺负我,你也欺负我,呜呜呜……”

老何特码都精虫上脑了,感觉白玫瑰再给他演戏,不管了,一定要上了她才行!

一定要上了她!

“不要……不要啊……”老何上去抱住白玫瑰,快速的把裤子脱掉,在白玫瑰哀求中把她身子摁在洗漱池边缘。

让她的翘团撅起来,瞬间女人最迷人的地方毫无悬念的冒出来,老何兴奋的要骂娘啊,真是人间最美的肉。

老何哪能受得了这般诱惑,拿起硬如铁热如火的大宝贝,对准,身体一挺!

“啊……何叔叔……不要啊……”

就在老何刚触碰到白玫瑰那里的时候,她突然一扭翘团,老何大宝贝直接顶在她翘团上,虽然没有入洞。

可是,那特么也是到肉啊,老何嘶嘶的牙缝都冒冷飕飕的凉风,是舒服啊。

“小白,告诉你,今晚上如果你不让老子舒服了,我立刻把视频发给曹阳,你信不信?”老何说着把白玫瑰翘团又校对好。

关键是翘团太诱人了,非得进去不可,白玫瑰突然哭了起来。

“何叔叔……你个禽兽……”白玫瑰咬着嘴角,特么的被老何摁在洗漱池上根本没有力气起来,心里相当的恐惧。

让她想起前几天陪着曹阳去吃饭的时候,曹阳的领导要强行进入的情景。

“不听话是不是?”老何又要强行进入,可是,特么的白玫瑰像是会玩把戏似的,翘团扭来扭去,尝试了好几下就是进不去。

因为白玫瑰的身子颤抖的很厉害,随着她的颤抖,不但翘团扭来扭去,那特么白皙的胸也跟着一晃一晃,看的老何眼睛血液沸腾。

直接趴在白玫瑰身上,伸手就去摸白玫瑰的胸,一只手直接伸进她那里。

“啊……何叔叔……不要啊……”

老何都多少年没有碰过女人了,摸着白玫瑰两处最敏感的地方,那手感又软又湿滑,顿时舒服的老何差点叫出来。

“小白,你就给何叔叔吧,你太性感了,叔叔就要一次好不好?”见白玫瑰死命抵抗,老何只能来软的。

如果来硬的也不是不行,来特么硬的只能图一时之快,说不定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不……不……何叔叔……你放过我吧……”这是时候白玫瑰突然的翻过身来,这特么一翻过身来,胸前一片的雪白,肉浪翻腾。

老何直接压在白玫瑰身体上,压的白玫瑰嗯哼几声,那是舒服的声音,可是,也带着无可奈何的绝望。

“何叔叔……求求你……别强行进去……”白玫瑰像待宰的羔羊一样,居然不反抗了,哭着哀求老何。

老何虽然看着白玫瑰眼里都是泪花,可是,男人的兴奋的尽头上来,哪里还管这哪啊,白玫瑰越是这样楚楚可怜,老何越是兴奋的无以言表。

“小白,如果今晚你不答应,我立马把视频发给曹阳,老子说到做到。”

老何说完,直接在白玫瑰身上乱啃,嘴唇啃到每一处都让老何血脉喷张,下面更是剑拔弩张,硬如铁热如火。

“你发吧,你发吧,你这个禽兽,你和曹阳都一样,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呜呜呜……”白玫瑰大哭起来。

嘶嘶!

我擦,白玫瑰居然不怕把视频发给曹阳了,听到这话让老何猛然抬起来头来,看着白玫瑰泪眼婆娑,全是委屈。

“小白,你怎么了?给何叔叔说说?”老何清醒一些,依然压着白玫瑰呢。

整个身体都压着,那种舒服的感觉太爽了,白玫瑰玲珑柔软的身体像是雕刻在老何胸膛上一样,尤其是她的胸被压成半球形。

“何叔叔……曹阳欺负我……”白玫瑰一下子抱住老何,这特么让老何完全没有想到,双手搂住老何的脖子。

樱桃小嘴口吐芬芳,一股股的香气吹拂着老何的耳廓,让老何更加的难受。

“小白,别害怕,你说说曹阳怎么欺负你了?”老何轻轻的抚摸着白玫瑰。

后背真是太湿滑了,尤其是刚才她打了沐浴露在上面。

“何叔叔,曹阳让我陪他们领导做那种事?”白玫瑰哭哭啼啼,一哭哭啼啼她的胸口就跟着小幅度颤抖。

磨蹭的老何更加的忍受不了,这样一具身体对于他老头子那是极品诱惑。

可是,现在白玫瑰心里有委屈,老何也不能再次的强行进去,虽然大宝贝顶在白玫瑰门口,也特么也得忍着啊。

“什么?曹阳这个混小子居然这样,太不像话了,小白,给何叔叔说说,何叔叔给你做主,你公公不在,我就是你公公。”

老何一本正经的义愤填膺道,其实心里想着白玫瑰赶紧的说完,她说完了,心里痛快了,说不定他自己在安慰一下,就行干那事了呢?

“何叔叔,你还记得前些天曹阳出差回来说他们领导要生他做经理的事情吗?”白玫瑰依然在老何耳廓边说道。

“记得,怎么了?”其实这个时候呢,老何已经猜到了,曹阳的领导一定是贪图白玫瑰的美色,想让曹阳做交易。

果不其然,白玫瑰哭着说道:“他们领导要让我陪睡,如果我不愿意,曹阳的经理位置就得不到,并且他领导还趁我喝多的时候,差点……”

卧槽!

老何完全明白,曹阳这个混蛋为了升职居然要走夫人路线,太不是人了吧。

“小白,那你让他领导得逞了吗?”

“没有,我趁他喝多的时候跑了。”白玫瑰没有说曹阳的领导也像你这样压着,也是就差那么一点就进去了。

白玫瑰不想说,关键是曹阳他们领导的东西太小,根本引不起她的兴趣。

“小白,那就好。”老何说着把白玫瑰松开,并且亲自给她披上浴巾,到现在老何终于清醒了,虽然多少年没有碰过女人,也明白女人这个时候不能强行来的。

“何叔叔,我该怎么办?”

“嗯,我想办法吧,曹阳他们医药公司我还想认识几个人,有时间我找找他们。”老何还真是认识几个人。

“真的吗?”白玫瑰突然破涕为笑,裹在身上的浴巾似乎要解开一样,眼里还特么有泪花居然笑的那么迷人。

“嗯,好了,刚才何叔叔不好意思,只因为你太性感了,之前我们也差点,所以我有点激动了,请你原谅。”

“何叔叔,你现在是不是受不了?”白玫瑰咬着殷红的嘴唇,慢慢的低头下去糯糯的又道:“要不……我给你……”

话音未落,老何还没有反应过来呢,白玫瑰慢慢的蹲下,裹了裹胸口的浴巾,伸出小香舍儿,慢慢的凑上去。

不一会的功夫,老何美的要上天,虽然下面的口暂时进不去,特么的白玫瑰的小嘴也是很带劲的,一股股的炙热。

嘶溜……嘶溜……

这一晚老何睡的很舒服,都做了一个美梦,梦见他和白玫瑰巫山云雨。

老何起床的时候,看见白玫瑰围着围裙在厨房做早饭呢,小小的围裙扎在她的蜂腰上,翘团暴露的圆润。

“何叔叔……”曹阳从卧室出来,昨晚他什么时候回来老何不知道。

“曹阳,你过来,我有事情要和你说。”老何赶紧把目光从白玫瑰翘团上移开,真性感啊,给曹阳招招手。

“何叔叔,我让你监视她有什么发现没?”曹阳一脸的渴求看着老何,眼神里不时的朝厨房看,赶紧关上门。

“没有,周大明最近很老实……”老何眨巴下嘴巴,想问问白玫瑰昨晚说的事情呢,感觉不能问啊,一问白玫瑰就暴露了。

曹阳一定会猜到白玫瑰告诉自己了,这样对自己以后不利啊,赶紧闭嘴。

“嗯,何叔叔,谢谢你,继续给我监视着,我可把你当老爸一样看待,你缺不缺钱,我给你转点花花?”

听见老何说的话,曹阳似乎有点满意,但是,还是用钱引诱老何,老何也特么看的明白,你特么的说转钱你倒是转啊,手指头都不动。

“曹阳啊,你们小两口要相敬如宾才行,你看看侄媳妇多贤惠,不要想三想四的,明白我说的什么意思吗?”

老何这话说的漂亮啊,既让曹阳听不说白玫瑰昨晚说的事情,又让曹阳以为这是他自己关心他们小两口。

“是是是,何叔叔,嘿嘿,我听你的。”曹阳说着,没有在老何这里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扭头转身走出房间对着白玫瑰斥责道:“死女人,早饭好了没?”

三人吃完早饭,等着曹阳出门了,白玫瑰与老何才出门,走出小区的时候,白玫瑰一下子挽住老何的胳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h.com/23299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