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哺乳喂奶小说奶水|超短裙真空暴露小说

可那家伙只是做梦说胡话呢,说完了把脑袋往桌子上一搁,又继续睡了。

李二狗心下一喜,转过身又要去抱住香香,香香刚才被吓得不轻。

见小北重新睡下了这才放下心,看到李二狗竟然又要对自己那样,气不打一处来,冲他脸上就挥了一巴掌,“你太过分了!小北要是醒了该怎么办啊?还有,万一我公公半路折了回来,看你不吃不了兜着走!”

李二狗被打的脸上火辣辣,但她知道香香的担忧也不无道理,虽然王霸天那孙子有求于他,但在自己真正让他心服口服之前,还是拿不住他的。

最主要的是,香香是他的儿媳妇,不比别人。

“好好好,香香你别哭了,我知道是我错了,下次我再也不这样了。我什么都依你,好吗?只要你一句话,我李二狗的命都能给你。”

说完,李二狗放下了香香的手,推门,离开了香香的房间,径直走了出去。

 文学

目送李二狗从自家门口出去,经过窗户的地方也没有回头看一眼,香香的心头涌起一股莫名的怅然。李二狗临走前说的话,在香香的心中来回旋转。他说命都可以给她,说的是真的?

幽幽叹了口气,香香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窗外的月光发起了呆。

回到家,李二狗用冷水冲了把脸才冷静了下来,刚才临走他都没敢回头,唯恐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将香香给强行扑倒!其实想想自己刚才再坚持坚持,也许就能把她拿下了!哎,真是蠢透了!李二狗心情郁闷。

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他从窗户往外看了一眼,看到是李大伟来了,穿了一身黑色的衣裳,一瘸一拐,他忙给他开了门,“哥你来了。”

“嗯,我以为你还没回来呢。怎么样,在村长那里喝酒喝的挺畅快吧?”李大伟一边说着,一边转身把屋门带上了,李二狗感觉的出,李大伟又有话要跟他说。

“兄弟,你马上又能好好体验一把做男人的滋味了。”李大伟面带喜色的悄悄说道。

“什么意思啊哥?”

李二狗感觉李大伟神秘兮兮的。

“你知道吗?这两天王大炮那孙子就要出远门,得在外边呆两天后才回来!”李大伟压低的声音里是掩不住的兴奋,“你有充足的时间去教训余桃那娘们!”

“哦?”李二狗微微一愣,“你这次就要跟着王大炮,弄死他?”

想到杀人的事情,李二狗的心脏砰砰直跳,虽然不用他动手,可那毕竟也是一条人命啊。他想要劝说李大伟,但他看的明白,这次李大伟真的是下了决心,不然也不会把自己的女人都贡献出来了。

何况自己也真的把美凤嫂要了,这个档口去劝他,说不好听的那就是假惺惺,他也张不了这个口!

“你放心,我不会这么快下手。万一弄不好打草惊蛇,也连累了你,还有美凤他们。具体我会见机行事的,我要亲眼看到余桃那娘们坏上你的种,让王大炮戴上一定绿帽子,我再弄死他!”

说话间,李大伟的脸上又堆积了满满的恨意和扭曲。

“那么,咱们第一步该做什么?”知道劝说没用,李二狗索性开门见山。

“明天等王大炮那个狗日的走了,到了晚上咱们就……”

李大伟早就盘算好了,把自己的想法一板一眼的告诉了李二狗。李二狗听的仔细,心里暗自感慨:大伟哥这看着挺粗糙一个人,但算计起人来还真是够阴险够仔细的的!啧啧!不过话说回来,那也是王大炮活该,换了哪个男人也受不了!

就按照这个计划走的话,那余桃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这王大炮因为跟村长王霸天关系好,在村口的方向开了个零售店,门外摆了个小摊子卖点馒头大饼啥的。

但三水村的人口不多,而且很多人都出去打工去了,所以他们家生意也不算好。

到了晚上基本上就是关门状态了,一般王大炮就出去喝酒打牌,留下媳妇余桃一人在那里看守摊子。

他们家也有地,但是根本就不指望那几分地过活。

仗着跟村长的关系,他们在镇上还投资了点儿小生意,家里日子过的不错,也正是这样才在村子里称王称霸的,可以说村长第一他老二,王霸天那个老虎不在家他王大炮就是猴子称霸王!

李大伟跟李二狗交代完了就帮他关上了房门,跑去洗澡洗衣服了。

李二狗躺在床上看着窗户外头的月亮,在心里道:奶奶个熊的王大炮,这次可不是俺李二狗跟你过不去,是你自己做的缺德事太多现在报应来了!

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了!别怪俺二狗心狠,要怪就怪你们两口子平常不积德吧!

这么想着,李二狗吹着夜风躺在床上,自己拿起床边的一瓶白酒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没能要到香香,加上这两天又刚尝到滋味,但李大伟又说了只能让他和美凤嫂一次,所以他只能干憋着,这也太难受了!

所以他才自己喝酒把自己彻底灌醉,以求快点睡去。不知不觉,一瓶白酒已经下去了,没一会儿李二狗就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他看到自己一会儿跟美凤纠缠不休,一会儿对方却摇身一变变成了香香!他可高兴坏了,抱着香香一个劲儿的亲啊亲的。

这么美美的睡了一夜,他忽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光线照射进来,接着是一阵冷风。他打了个激灵坐起来,“哎呀好冷!”

“死二狗,你还睡呢!快起来吃饭了!”

是香香的声音!

李二狗睁眼一看,妈呀外面又是漆黑一片,这什么情况啊?刚才那亮光他还以为是天亮了呢,原来是香香手里的手电筒!敢情他昨个儿喝大了,一睡睡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

“香香,你怎么来了?”

李二狗疑惑的揉了揉眼睛。

“是我公公他又要请你吃饭,不然我才懒得来。”香香嗔怪的白了一眼,但眸子里分明有股娇羞的笑意,“这次可说好了,不准再对我动手动脚了啊!”

香香不这么说还好,一说让李二狗的念头再次起来了。他盯着香香从床上呼啦一下子坐了起来。

被他这模样唬了一跳,香香有些害怕的问,“死二狗,你又怎么了?”

李二狗没有吱声,看了足足五秒钟,猛地伸手将香香揽了过来,“香香,你就依了我吧,让我亲一口好不好?我真的好想亲你,好喜欢你,昨天晚上做了一夜的梦全都是你”

边说,李二狗边把手电筒关掉放在了一旁,屋子里变得漆黑一片。

“哎呀二狗你干嘛!我看你是真的疯了……哎呀唔……”不等香香把话说完,嘴巴已经被李二狗的吻给封了个严实。

熟悉的酥麻感将香香攫住,她的身子又是一软,差点坐在地上,但被李二狗及时的抱住了她,这次他再也不想错过到嘴边的美味了。

大伟哥跟他说了,想要女人死心塌地就要先得到她。

他不能再等了,没准等香香真的把自己给了他,也就会跟美凤嫂一样了。到时候他就有福了……

但李二狗跟香香这档子事总是差点火候,每次临到兴头上就会被人撞破。这次也不例外,他的手刚滑过香香身子,就听见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还伴着手电筒照射的光亮。

香香吓得花容失色,声音也变了腔调,“怎么办啊天哪,你这个该死的,总有一天被你害死啊!”

“别怕香香,我都说过了,万事有我呢,你先别吱声,我先去看看外头是谁再说。”

“哼,死二狗!”香香不解气的跺了跺脚,却只能曲着身子躲在了床榻后头。

还没等对方到门口,李二狗就打开门往门外头一站。

“哎呀你个臭二狗,现在才起!我都来叫了你好几次了,你睡得跟个猪似的!走,快起来吃饭了!”

刘美凤看到李二狗眼前一亮,眉梢带着笑意。李二狗此时还有所不知,女人一旦把身体给了谁,那心里以后就记挂着谁了。刘美凤都来他这房间看了不下十次了,每次看他还在睡都不舍得叫醒。

“香香刚才来过了,说村长今天晚上又找我有事,让我去他们家吃饭呢。我就不在家吃了,谢谢嫂子,不过你别管我了,跟我大伟哥好好吃吧。”李二狗笑着说道。

“你哥他去外头办事儿还没回来呢,等他回来了我们就吃!倒是你,跟嫂子还有什么好客气的,咱们……”

美凤嫂张嘴就要提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吓得李二狗忙伸出手指头在嘴巴前,示意她不要这么说,免得被人听见。

刘美凤也忙捂住了嘴巴,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虽然这是在他们家,但这在农村到处都是通着的,根本不隔音,没准儿就被谁听见了,到时候惹来闲话可就坏事了。

“那个你昨晚喝多了,今天晚上少喝点!”

刘美凤换了个话题,但话里还是掩不住的对李二狗的关心。

“嗯我知道了嫂子,你快去歇着吧。累了一天了,待会儿大伟哥回来你们就赶快吃饭。我这也该走了。”

李二狗假装做出匆忙的样子。

“那好,嫂子就走了。”刘美凤觉得今天的李二狗看起来有点奇怪,但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一双秀眼瞟了他好几眼,才依依不舍的调头走了。

李二狗目送美凤嫂子走到了院子,提起喂猪的木桶走向了后院的猪圈,这才转身绕到了床榻后头,冲香香轻声说道:“香香,现在没事了。”

“哼,你个死二狗!你知道我刚才有多害怕吗?真的被你害死了!如果你再敢碰我,我就跟你没完!快把我的手电筒还给我!”一边吹胡子瞪眼睛,香香一边四处摸寻手电筒。

但这会儿李二狗却不太担心香香真的生自己气了,因为他明显的感觉到香香说话的时候有种不确定和撒娇的意味,这让他信心倍增,只要坚持下去,香香一定能成为他李二狗的女人。

捡起一旁的手电筒,递给香香,李二狗轻声道:“香香,你快先回去吧,我也后脚几分钟就到。”

“你怎么不跟我一起走?”香香抬起雾气蒙蒙的眸子看着他问。

“我怕我跟你一起走,在路上就忍不住想亲你抱你……”李二狗直言不讳的说完,坏笑起来。

“你这个死二狗,真的是没个正形!气死人了,我才懒得再管你!”说完,香香抓起手电筒气呼呼转身就走。

看着香香扭动着苗条的身子在前头气哼哼的样子,李二狗心下觉得好笑,他伸手摸出了自己枕头下面的一个药袋,加快步子跟了上去。

村长王霸天跟他约定的事情,他可还没忘呢。这个药袋子里是他师父那老头子祖传下来的秘方,男人用了这药能雄风不倒,效果那可是杠杠的。到时候村长被这东西伺候爽了,离不开了,那他李二狗岂不是也该春风得意了?

想到这儿,李二狗情不自禁的开心起来,一路哼着小调儿,欣赏着香香好看的背影,来到了村长那傻儿子小北的家门前。

小北坐在门外头,一脸傻呵呵的看着李二狗笑,李二狗也冲他笑了笑,“小北,你爹呢?”

“我爹他……他等会就来。”

“哦。你爹是谁啊?”

反正王霸天还没到,他也不急着进去,免得单独跟香香待在一起他又忍不住猴急,万一真的做出啥举动被赶来的王霸天看见了,那可就坏事了。他的大计划还没开始施展呢,必须“忍”字当头。

“我爹是……村长。”

小北这家伙总也不忘自己爹是村长的事儿,而且提起来就挑眉挤眼好像很了不起的样子,看着就欠揍。

“村长是谁啊?”

李二狗戏弄小北的心思上来,在门口揪了一根羊尾巴草在嘴里嚼了嚼,跟他绕起了绕口令。

“不知道。”

小北摇了摇那板砖一样的脑袋,傻呵呵的回答道。

李二狗差点笑死,哎这傻子就傻子!还没等他开始绕呢,那就已经连自己爹是谁都不知道了!

杨香香从厨房里端出来一盆脏水,往院子的下水道里一泼,一双杏眼瞄了正在嬉笑着的李二狗,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拧身回去。

其实现在的杨香香心情十分矛盾,她觉得她在李二狗面前好似已经不是自己了,完全没有了抵抗的能力,而且她特别搞不懂自己,为什么李二狗一对她耍流氓,她就浑身酥麻,说不出的舒服呢?

虽然理智不断地告诉她不可以从了他,但她的身体却很诚实,情不自禁想要配合李二狗,甚至期待他做出进一步的举动。

太可怕。

香香咬着唇在厨房扒着花生,嘴唇都快咬出血来,也没扒的了几个完整的花生。

只要一想到待会儿又要跟李二狗共坐一桌吃饭,她就浑身没来由的发烧。

好在之前她已经把该做的饭都做好了,现在基本上没什么事了,不然她真的担心自己整不了这顿饭了。

“二狗子你咋不进屋呢?”

王霸天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杨香香心下一惊,忙转了念头继续忙活别的去了,但始终有点心不在焉。

李二狗笑着应答,“没事儿在外头陪小北聊聊天!”

“你跟他有啥好聊的?”王霸天瞅一眼自己那傻儿子,目光中透着无奈和那种老年人的悲凉,看的李二狗倒是有些不忍心了,话说这爷儿俩也是可怜人!

不过话说回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想到那王霸天那天差点毁了香香,他的心肠就重新硬了回来!

“没啥,就是随便聊聊。”李二狗打着哈哈应付。

“走,屋里头说话。”

王霸天一脚迈进了院子,李二狗也跟着进去。还是老地方,两个人往那儿一坐,倒上酒,先一人喝了几杯。

酒劲儿微微上来,王霸天便说道:“我这次让你来,是嘱咐你一件事。”

“村长您说。”

李二狗一贯的客气。

“村里的地不是要重新划吗?镇上有份文件要我去拿。我明天有点事情捞不着去,这不是本想委托王大炮去,但王大炮那家伙虽然恰好去镇上有事,但当天赶不回来,她婆娘能赶回来,但她婆娘不会骑我那摩托车啊。而且,我有个亲戚帮我捎带了点粮食,她一个女人也带不了,所以我就想到了你。”

村长王霸天借着点儿酒劲儿一口气就把事情说完了。

听见跟王大炮有关系,李二狗不禁多上了份心。

大伟哥最近可不是就打着他的主意呢吗?

话说他去镇上的事情,大伟哥倒是早就知道了的,还嘱咐他来着。现在让他陪着一起去镇上,事情就变得有些复杂了,但是对付余桃那娘们,倒是变得容易了……

“你觉得怎么样?”

说完了半天见李二狗没吱声,王霸天浑浊的眼珠子看向他。

李二狗这才恍过神,忙不迭点头,“好,没问题!村长交代的事情,就是天上下刀子,那我也得去啊!”

王霸天哈哈一笑,“你这小子,油嘴滑舌!”

李二狗也附和着笑了起来。酒过三巡,他也借着酒劲儿往王霸天耳朵边上凑了凑,“村长您上次交代的事情,我回去可是专程办了。喏,您要的宝贝。”

说着,李二狗把塞在兜里的药袋子拿了出来,往村长的酒杯前一放。

“就这玩意?”

王霸天当然会意,拿起来端详了一阵。

“没错,保证村长您夜夜笙歌,雄风不倒,威震整个三水村……”李二狗的声音压的很低,但眉眼间都是会意的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h.com/23472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