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吸允她敏感的蓓蕾/在地铁挤得高潮

激烈的肉体碰撞声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平日里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张喜儿,此刻完全变成了欲求不满的荡妇,每当老王用力挺入,她都会抬起屁股,卖力地迎合。

甚至有时候老王想要喘口气休息一下,稍稍放缓挺动的速度,她都会忘情地搂着老王的脖子,主动耸动起来。

看来平日里真是把她给憋坏了!

老王一鼓作气,再次加快速度,用力想要把张喜儿送到了顶峰。

而张喜儿也突然用力搂住老王的脖子,娇躯一颤,两条美腿死死夹住他的粗腰不动。

下一刻,老王只觉得那处被用力吸住,夹得自己酥麻难耐,就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上面爬过一样。

“你个骚娘们儿,老子今天要搞死你!”

说着,他用力在雪白的柔软上抓了一把,整个人就像装了马达似的,掐着张喜儿的细腰,低吼道,“妹子,哥哥来了!”

“啊……给我!全给我!”张喜儿眯着眼仰头,满脸娇媚。

好刺激啊!实在是太诱人了!

看了一会儿,老王再也忍耐不住了,只想冲进去压在张喜儿身上,用自己的真家伙代替那只飞快抚弄的小手,强势地直捣黄龙。

想到这儿,老王也不再犹豫,直接走到大门口,见门虚掩着,二话不说就推门而入。

 文学

此时的张喜儿已经完全沉浸在自我安慰的快感中了,根本没发现老王的到来。

就在她再一次颤抖时,老王突然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美腿,淫笑道:“妹子,看你这么难受,哥来帮帮你吧!”

“啊!唔唔……”突然出现的声音把张喜儿给吓了一大跳,可刚发出惊呼声,就被老王的大嘴给堵住了。

惊慌过后,看清来人是老王,张喜儿这才松了一口气,翻了个白眼,就开始象征性地挣扎起来。

可是现在她不但嘴被堵住了,身体也被老王给压得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

老王毫不含糊地撬开她的齿关,舌头滑了进去,追逐着她的香舌,来回搔刮着她温暖的口腔内壁。

起初,张喜儿还反抗了一会儿,在老王灵活的攻击下,她渐渐软化了身子,两条舌头开始相互追逐纠缠起来,发出羞耻的“嘬嘬”声。

而老王的双手也没闲着,一只手盖在两团硕大的柔软上,轻柔并重的揉捏抚弄。

另一只手顺着她平坦的小腹,一路往下探到她双腿之间,飞快地上下磨蹭起来。

两人足足激吻了一两分钟,老王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嘴。

张喜儿顿时气喘如牛,张着红唇,如同干涸濒死的鱼一般。

“王……王大哥,你,你怎么来了?啥时候来的?快、快下去!不要再弄我了!快……啊……”突然,张喜儿仰头发出一道亢奋的呻吟。

原来老王在她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分出两指,探入花蕊中疯狂搅动搔刮。

“妹子,哥早就来了,只是你太投入,没有注意到而已。”老王嘿嘿一笑,埋头在张喜儿的脖子上一顿亲吻。

他火热粗糙的舌头一一舔过她精致性感的锁骨,最后停留在那两团高耸的柔软上。

当老王的嘴巴含住其中柔软上的一个红凸点时,张喜儿顿时娇躯一震,非但不挣扎了,反而主动抱住老王的头往下摁。

察觉到她的反应,老王也不再犹豫,一把扯掉裤子,掏出火热胀大的大家伙,找准了位置,粗腰一挺,身子猛地一沉。

“啊!好痛!轻、轻点!王大哥,你的那玩意儿太大了,我,我受不了啊!”

听到张喜儿这像哭又像笑的呻吟呼喊,老王只好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放慢了速度。

但是一看到美艳的张寡妇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老王就再也难以把持,又忍不住快速耸动起来。

“啊……好舒服!好大!王大哥,你……你……嗯,你好厉害啊!”许久没被滋润过的张喜儿忍不住仰头发出浪叫,舒服得直翻白眼。

那种蚀骨的酥麻胀满感,瞬间就填满了她身体上的空虚,也让她的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随着老王每一次卖力地耸动,张喜儿都忍不住扭动娇躯,主动迎合起来。

察觉到张喜儿的反应,老王有些意外,他真没想到平日里看起来规规矩矩的张寡妇,做起这事儿来竟然是如此的放浪形骸!

他不禁邪笑:“嘿嘿!妹子,平时看你挺正经一人,没想到骨子里那么骚啊!是不是被哥弄得太舒服了?”

说着,老王又坏心地狠狠抽动了两下。

张喜儿顿时娇躯一震,不由地拱了拱肚子,双手搂住老王的脖子,媚眼如丝地看着他,然后撅着红润的小嘴,主动盖在了老王的大嘴上。

老王哪能受得住这样的刺激,欲火高涨之下,他想也没想,反客为主,两人立马热烈地激吻起来。

与此同时,老王的双手也没闲着,不断在张喜儿鼓胀的胸脯上揉捏,使两团柔软不断变换出各种形状。

保持这个姿势冲刺了大概有十来分钟,老王这才松开嘴,气喘吁吁地看着俏脸绯红、眼神迷离的张喜儿,“咋样啊妹子?哥哥厉不厉害?”

“厉……厉害!我都快……快被你给,给弄死了!用力,再快一点!嗯啊……”此刻,压抑了许久的张喜儿只想忘情地享受这难得的快感。

老王的强壮粗大,让她整个人都开始神魂颠倒、飘飘欲仙了。

那一波接着一波强烈无比的快感,不断冲刷着她从头到脚每一根神经,让她变得越来越敏感,只想快点到达那不知多久都没达到的高峰。

而老王也和她的情况差不多,两人都是压抑了多年没有得到过释放。

在这一刻,他们可谓是干柴遇到烈火,无比的契合享受。

“啪啪啪……”

激烈的肉体碰撞声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平日里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张喜儿,此刻完全变成了欲求不满的荡妇,每当老王用力挺入,她都会抬起屁股,卖力地迎合。

甚至有时候老王想要喘口气休息一下,稍稍放缓挺动的速度,她都会忘情地搂着老王的脖子,主动耸动起来。

看来平日里真是把她给憋坏了!

老王一鼓作气,再次加快速度,用力想要把张喜儿送到了顶峰。

而张喜儿也突然用力搂住老王的脖子,娇躯一颤,两条美腿死死夹住他的粗腰不动。

下一刻,老王只觉得那处被用力吸住,夹得自己酥麻难耐,就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上面爬过一样。

“你个骚娘们儿,老子今天要搞死你!”

说着,他用力在雪白的柔软上抓了一把,整个人就像装了马达似的,掐着张喜儿的细腰,低吼道,“妹子,哥哥来了!”

“啊……给我!全给我!”张喜儿眯着眼仰头,满脸娇媚。

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身影,老王一脸呆滞,许久才无奈苦笑:“这孩子!怎么……怎么就那么鬼呢!”

其实,经过昨天的事儿后,每次看到王萌萌,他的内心也总是忍不住悸动。

不一会儿,王萌萌又从后院跑过来,欢喜地叫唤:“师父,水打好了!快来吧!”

“知道了知道了!你先进去,我去关院门就来。”老王赶紧把院门上了栓,就来到后院。

看到泡在木桶中一丝不挂的王萌萌时,他顿时脚步一滞,猛地深吸一口气。

虽然她只露出一个脑袋,下巴以下都泡在了水里,可那清凌凌的水根本没法被清水遮挡住白花花的娇躯,可以说是完完全全暴露在老王的视线中。

两团雪白的柔软,正飘荡在水里,随着王萌萌双手划水的动作,不时轻轻颤悠着。

视线往下,就是毫无赘肉的纤细腰肢,和平坦的小腹,再往下移时,老王已经没办法再思索了,眼睛都看直了。

那稀稀疏疏的草丛里,呈现出完美的三角形,占据在肚脐眼下放的位置,再加上两天匀称白皙的修长美腿,更是诱人!

“师父快过来啊!”王萌萌一手搭在木桶边上,另一只手不断地划水嬉戏。

见老王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还一动不动的,立马冲他招了招手。

老王这才如梦初醒,用力咽了几口唾沫,“好……好!这就来了!”

来到木桶旁,看到萌萌白花花的娇躯,老王更加觉得喉头发紧,他颤抖着手抓住萌萌白嫩纤细的胳膊,另一只手则拿起香皂,在她手臂上摩擦。

先从胳膊开始,然后是顺着脖子一路往下,当要给王萌萌胸前打香皂时,老王开始犹豫了。

萌萌虽然不是他的女儿,只是他的徒弟,可也算得上是他半个女儿了,他咋能在自己徒弟身上乱来呢?

就在他纠结犹豫时,王萌萌突然开口:“师父,我是不是要站起来更方便点?”

说着,还没等老王回答,她就蹭的一下从桶里站了起来。

乌黑柔顺的长发湿漉漉的黏在雪白的肩背,两团柔软更是随着动作无助地晃悠着,带起一圈圈炫目的光晕。

晶莹的水珠滑过平坦的小腹,流入那杂草丛生的神秘区域,更是让人血脉喷张。

“萌萌……”老王发出一声嘶哑低沉的呢喃,眼睛都红了,身下那处更是蠢蠢欲动,渐渐有了抬头的趋势。

“怎么了?”王萌萌还一无所知,满脸天真。

老王舔了舔唇,声音变得更加嘶哑:“没,没啥,你把手伸直了,师父给你打香皂。”

一听这话,王萌萌就乖巧地伸开两条白嫩的手臂。

顿时,两团雪白柔软因为动作而微微向上拉伸,变得更加挺拔,微微颤抖着,泛起阵阵白花花的肉浪。

老王更加口干舌燥,仅剩的那点理智和负罪感,也瞬间烟消云散。

他颤抖地伸出两只粗手,盖在王萌萌雪白的柔软上,随着香皂的滑动,慢慢揉搓起来。

顿时,一股惊人软绵的弹触感,通过掌心传来,让老王手上忍不住加重了力道。

“嗯……”

王萌萌立马嘤咛一声,俏脸微微泛红。

她对老王是百分百的信任,而且根本没有两性的观念,所以仅仅只是眉头微皱,红唇微张,表现出轻微的生理反应。

这可苦了老王,不但要忍受心理上的折磨,还要忍受生理上的折磨,而且他还不能太过分,不能吓着她。

“咦?师父快看,萌萌胸上那两颗小豆豆变硬了诶!都凸起来了,这是咋回事儿啊?”

听到这话,老王不由苦笑:“傻丫头,这是自然的生理反应,不是得什么病了,更不是身体不舒服的表现,别胡思乱想了。”

“哦。”

王萌萌乖巧的应的一声,但是随着老王粗手在柔软上不停搓弄,那种涨麻感越来越强,隐隐还伴随着一股酥痒感。

这种感觉让王萌萌俏脸越发通红,鼻息也逐渐粗重,并且娇躯时不时轻颤一下。

察觉到自己女儿的这种反应,老王双手立马下滑。

他不敢继续下去了,因为他怕忍不住会揉捏这对尚未被开发的酥胸。

老王布满了茧子的粗手,占满了滑腻的香皂沫,从王萌萌纤细的小蛮腰,平坦的小腹一路下滑,最终停留在肚脐眼下方。

整个过程刺激无比,那种滑溜溜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忍不住仔仔细细的搓弄起来,没有放过一寸肌肤。

可是最后这一步,老王迟迟没敢有动作,他在犹豫是该继续还是越过这处。

但就在这时,王萌萌目光无意间一瞥,发现了老王那高高耸起的下身。

“师父,你那里咋了?是不是又难受了?”

“嗯?哪里?”

老王愣了一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王萌萌立马伸手一指,“就是那里啊,师父是不是也很难受想洗澡?那就一起来洗吧。”

老王当场呆愣,几秒过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老脸一阵发烫,但同时却非常兴奋。

在欲望驱使下,他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三两下脱去衣服,只穿了一个大裤衩子,挺着高高的小帐篷,坐进木桶里。

清冽的井水,冰凉凉的,泡在里面,让老王欲火消减了大半。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丝不挂的王萌萌,老王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那个啥,萌萌,香皂也打的差不多了,你蹲下来洗吧。”

王萌萌应了一声,重新躺回桶里,一边清洗身上的香皂沫子,一边直直盯着老王。

但目光更多则是停留在老王那高高耸起的裤裆,满脸的好奇。

“师父,你为啥不把裤衩子脱了呢?”

正心不在焉打香皂的老王听到这话,微微一愣,“你这丫头,咋这么多问题?赶紧洗澡。”

哪知王萌萌却嘴一撅,“师父为啥不和萌萌一样脱光洗澡呢?这样不难受吗?”

说着,竟伸手来拽老王的大裤衩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h.com/23512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