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媚肉被带出又捣进去

“你没去试过,怎么知道上不上得去呢?”耳朵突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是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

我四下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人。

“你是谁?”我忙问。

女人说:“我叫清水仙子,在你身体里。你现在爬上去。”

清水仙子?就是刚才我看到的那位仙女?他怎么在我身体里了呢?

“你不用想太多了,这事我以后会跟你解释。此地不宜久留,你快上去吧。”清水仙子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传来。

我狐疑地来到峭壁下,尝试着往上攀。谁知这一攀,我就爬出了三四米。接而,我像是一只壁虎,飞快地朝上攀去,如履平地,不多大功夫,竟然爬到了崖顶。

果然变强了!

我兴奋不已。

狗日的张继秦,我再也不会怕你了!

 文学

但是,我坠崖那么久,张继秦早已离开了,不知道他有没有找到林清清。

我急急朝山下跑去。

快到山脚时,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呻吟。

我赶紧停下,侧耳一听,像是女人的声音。声音极为痛苦,但痛苦中又夹着一阵怪异的愉悦。

同时,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啊啊,舒服……不行了,我要释放了……”

是张继秦的声音!

难道,他在跟林清清……我暗骂了一声,大步朝那个方向跑去。

谁知我跑了四五分钟,才看到张继秦从一堆树丛中提着裤子走了出来。

这么远的距离,我是怎么听到这声音的?

不过这时我没纠结这个问题,瞪着张继秦怒问:“你把林清清怎么了?”

张继秦抬头一看到我,呀地一声,见鬼似地大叫,“你……你怎么还活着?你不是坠崖了吗?”

“林清清呢?”我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怒火中烧。

张继秦拿起手机,在上面点了一下,女人的声音嘎然而止。

“哼,那臭婊子,不知藏哪了,害得老子自己解决。”

我这才知道,刚才那女人的声音,来自张继秦的手机。这狗日的竟然边看毛片边自己解决,真他妈的变态。

不过,也让我松了一口气,林清清没有被他玷辱。

“都是你,要不是你,我早把林清清给要了!”张继秦随手捡起地上一根木棍朝我狠狠劈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朝一旁躲闪,瞅着他的腰一脚踢了过去。

“啊——”张继秦发出一声惨叫,竟然被我踢飞了五六米远,像死猪一样重重砸在地上。

我吃了一惊,怎么我一脚的威力这么大?

莫不会将他踢死了吗?

我赶紧跑过去,不料张继秦突然叫道,“鬼,你他妈的不是人,是鬼!”接而他连滚带爬地朝山下跑去。

我坠崖不死,又一脚将他踢飞,他误以为我是鬼也不足为奇。

待张继秦不见影了,我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回村。如果回村,张继文的父母肯定要我陪葬。但不回去,我又在山上吃什么呢?

不如先摘些野果充饥,待天黑了再回去。

至于林清清,她应该是回娘家了。

突然,一声尖叫从山上传来。

“啊!”

是林清清的声音!

声音极为凄厉,像是被人砍了一刀。

我毫不犹豫朝山上跑去。

跑着跑着,便听到林清清的呻吟一阵一阵传来,显得非常痛苦。

当我找到林清清时,发现她坐在一堆草丛中,面色苍白,低声抽泣。我忙上前问:“你怎么了?”

林清清看到是我,嘴角抽了抽,欲言又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刚才为什么叫?”我又问。

“我……我要死了。”林清清喃喃道,“我被蛇咬了。”

原来,林清清担心张继秦会抓到她,就一直躲在草丛中。她听到张继秦在山下发出了一声惨叫,准备从草丛中出来,谁知后臀一痛,被一条黑蛇给咬了。

这时,林清清面色越来越难看,她紧闭着眼,嘴唇已经发紫,气若游丝,看来中毒极深。

我蹲了下去,朝林清清臀部看了看,只见裤子外面的血液也变成了黑色。

“我送你去医院。”我说着就要去抱起林清清。

林清清推开了我,有气无力地说:“来不及了。我……感觉全身都没力气了。我要死了,呜呜……我不想死,呜呜……”

“给她将毒吸出来。”耳边突然传来清水仙子的声音。

“好。”

我对林清清说:“你躺下,我帮你把毒吸出来。”

林清清看了我一眼,没有做声。

我让林清清扑躺在地上,去脱她的裤子。

“你——”林清清抓住裤头,“你别乱来。”

“我只是给你吸毒,没别的意思。”我解释,“要是毒不吸出来,你就会死的。”

林清清犹豫了片刻,将手移开了。

我迅速地将林清清外裤脱掉。动作太粗鲁了,导致林清清一直叫停。

当看到林清清臀部上面那触目惊心的伤口时,我最终将林清清的底裤也扯到了大腿处。

顿时,林清清臀部以下大腿以上部位赤裸裸的便显露在我面前。

她双臀均称,又鼓又圆,白嫩如雪,我情不自禁在上面摸了一番,光滑柔嫩,豆腐一般,吹弹可破。而林清清的大腿,没有难看的腿毛,更没有气人的斑点,洁白如霜。我将手抚摸在林清清的身体上不忍移开。

林清清的腿抖了一下,气呼呼地问:“你……你怎么还不吸?”

“就吸,就吸。”我用手在伤口周围挤了挤,有丝丝黑血流出来,我长吐一口气,伸嘴朝伤口处吸去。

伤口处的乌血一入嘴,又苦又腥,我几乎要呕吐,忙将乌血吐到地上。

看着那令人作呕的乌血,我真的不想再去吸了,但一看到面前躺在眼前下身赤裸的美人儿,我将心一横,暗想,男子汉怎能见死不救?

想到这儿,我将口中残余的那种又腥又臭的乌血气味也变得甘甜,我索性趴在林清清身上,一鼓作气,一连在林清清那伤口处吸了数十口,地上吐满了乌血,最后乌血变得鲜红,我依然意犹未尽,直至听到林清清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我这才停下来,感觉舌头麻麻地,头晕目眩。

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我暗想,虽然乌血被吸了出来,但体内还会有残余毒汁,须用药物去除。想到这儿,便挣扎着站了起来,在周围寻找了一会儿,竟然找到了好几株七叶一枝花。我大喜不已,忙将此草捣碎,轻轻地敷在林清清的伤口处。

在伸手要给林清清穿裤子时,我犹豫了片刻,情不自禁在林清清的双腿间抚摸了一番,突然听到林清清轻声嘤咛了一声,我忙将手缩了回来,压抑住心中的那股无名烈火,将林清清的裤子慢慢地拉了上来,因为林清清躺在地上,裤头拉不上,我只得将林清清抱了起来,将林清清的裤子穿好。

待将林清清裤子穿好了,我已经气喘吁吁,暗想,难道自己用嘴吸毒,不小心也中毒了?

这时,突然感觉一股清凉之色从丹田处缓缓往上涌,舌头的麻木感渐渐消失了,并且精神也好了很多。

我正惊讶,耳边又传来了清水仙子的声音。

“这点蛇毒根本算不了什么。你不是想变强吗?面前这个姑娘还是个黄花闺女,你若采了她的阴魅,可增强你的阳刚之气。”

我在心里问,“采阴补阳吗?”

“差不多。”

“是不是我睡了她,就采了她的阴魅?而我增强了阳刚之气,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

清水仙子说道:“我这一招叫采阴补阳术,你按照我的方法来,才能采得她的阴魅。一旦得到她的阴魅,不但你在性方面能力加强,同时还会增强你的体质,甚至能闻香识女人。”

“闻香识女人?”

“对,能轻易知晓女人身体中的秘密。”

我越听越惊讶,这一招太有用了。便急着请清水仙子教我采阴补阳术。

清水仙子说:“这一招需要你在实践中才能教你。”

我看了看林清清,她似乎睡着了。我慢慢蹲在她的身边,朝她挺拔的胸和微张的双腿看了看,现在她就是我最好的实践品。

有一种声音在耳边回响:

“脱了她的衣服,睡了她。”

我情不自禁伸出手,去脱林清清的裤子。

可我的手刚碰到她的裤头时,林清清突然轻哼了一声。我条件反射地立即将手收了回来。

林清清被蛇咬,我才给她吸完毒,现在就睡她,是不是太趁人之危了?

等她身体好了我再睡她吧,反正陈继文死了,她还会再嫁人。到时嫁人了,还会来找我开光。

她的阴魅,迟早是我的。

我轻轻推醒了林清清,对她说,我已经帮她将蛇毒吸出来了,现在就送她回去。

林清清一听,大惊失色,慌忙说道:“我不回去,我不回去,我一回去,肯定要给陈继文陪葬。我不想死。”

“我悄悄送你去你妈家。”我说。

“那也是死。陈继文给了我家二十万彩礼。如果我不给陈继文陪葬,他们就会收回彩礼。这钱是给我弟弟读书用的,要收回钱,不等于要了我爸妈的命。他们不会退钱的,宁愿让我去给陈继文陪葬!”林清清声泪俱下地说道。

我心里极不是滋味。

原以为林清清是一个很强势霸道的女孩子,没想到,她竟然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家境里。

突然,山下传来一阵嘈杂的说话声。

“他们就在山上,去把他们找回来。找回一个,奖励两百块!”

“妈的,张小北,敢打我,老子不把你找回来陪葬,老子就不姓陈!”

我大吃一惊,对林清清说,张继秦带人上山来抓我们了。

林清清的眼中闪过一丝惶恐。

我将林清清搀扶起来,问她还能不能走路。林清清试着走了两步,发出一声呻吟,秀头蹙成了一个疙瘩。

“我来背你吧。”我在林清清面前蹲了下来。

林清清趴在了我的背上。

我们朝着山的另一头走去。

一开始林清清似乎不大情愿我背她,但走了一阵后,她就开始抱着我,身子也贴了上来,胸前的那一对饱满压在我的背上,感觉软软地。

因为能老远听到别人的声音,我总能避开他们的搜索。

整整一天,我背着林清清在山上跟他们打游击战。饿了,我们就摘些野果吃。直到天黑后,陈继秦等人才下山。

山上有很多毒虫野兽,我们不能在山上过夜,我背着林清清悄悄下山,来到村后面的果园里。

这一片果园是村里一个叫雷得马种的,种了些梨树、桔树和桃树。果园里有一个小木屋,在果子快要收获的时候,雷得马就住在小木屋里守夜。

我背着林清清正要去小木屋,突然听到从小木屋里传来嬉水的声音。

小木屋里有人。

我将林清清放下,叫她在这儿等着,我去看看小木屋里是谁。

轻手轻脚地来到小木屋前,我刚想通过门缝朝里望,门突然开了,一只手伸了出来,抓住我的手便将我往里拖。

“死鬼,现在才来,等得老娘都洗了两个澡了!”

一阵沐浴露的清香扑鼻而来,我被一个女人一把拉到了怀里,额头碰到了一对软绵绵的东西。

伴随而来的,是一股极强的奶油味。

我确实吓了一大跳,一时搞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但又不敢做声,怕对方知道是我,只得用力去推。

对方被我推开,撞到了屋里的一只木桶上,嗔怪道:“死鬼,你干什么?平时不是猴急猴急的吗?怎么今天推我了?”

这回我听清楚了,这是雷得马的老婆李芳。

李芳今年三十来岁了,身材苗条,面若桃花,在我们这村子是个名人。据说她被雷得马讨回来就不是处了,性欲旺盛,雷得马受不了她,经常独自来果园的小木屋里过夜。

这几天雷得马不在家,没想到李芳会在这里守夜。

借着从唯一一扇窗户射进来的微弱月光,我惊讶地发现,李芳竟然一丝不挂!

她全身白皙,丰满的一对随着她说话晃悠着地。

马上看壮士,月下看佳人,更何况是一具刚从水里出来的胴体!

我感觉受不了,转身想走,不料李芳冲了上来,一把抓住我的手,说道:“你是张小北?!”

“是……是我。李芳嫂子,不好意思,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说着想将手抽回来,但是,李芳却将我的手抓得死死的。

“听说你和清清上山了,大伙找了一天没找着呢。清清呢?”李芳丝毫不在意她还裸露着身子,探头朝外张望。

我撒谎道:“我不知道她在哪儿。”

“哦。你来我这儿了,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吧,你放心,你在我这儿,我谁也不说。”李芳说着就将我往屋里唯一的那张床上拉。

我忙推辞,“别别别,万一被张家的人发现了,会连累你的。”

李芳盯着我,冷冷道:“怎么,小北,难不成你怕嫂子吃了你不成?”

“不……不是。”

“那就得了呗。”李芳又上下打量着我,“听说你给清清开光时,还没进去就谢了。你是不是真的不行啊?”

“不……不是。那次是……是意外。”我无地自容,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烫。

李芳嘻嘻笑道:“要不嫂子教教你吧,你有了经验,以后给姑娘们开光,就不会出笑话了。”

“不不不……”我挣脱李芳的手要走,李芳突然抓住了我身子。

“擦!”我倒抽了一口凉气。

“哟,挺雄厚的嘛。”李芳抓着我的身子,碰了碰,“你一定很想要嫂子吧,嫂子今晚就给你。”

她边说边开始动作着。

一股异样从下面传来,我想推开李芳,但又感觉这种感觉十分美妙,舍不得推。

李芳得寸进尺,索性将手从我的裤头里伸了进去,一把伸手了过去。

“啊!别别,嫂子,这样不好……”我接连后退。

“反应这么强烈,小北,嫂子发现你有点心口不一啊。”她边说边给我继续动作。

“我……”我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

突然,从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大惊,忙说:“来人了!”

只见果园那头有一个人打着手电筒快步走来。

“呀,怎么这个时候来!”李芳赶忙将手从我裤头里抽了出来。

我一时手忙脚乱,想夺门而逃,李芳拉住我说:“来不及了,快,进去。”

她不由分说地将我往木桶里推。

“里面有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h.com/23586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