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湿好多水舌头伸进去/纯文粗口骂到你湿透

一旁的林清清见到我和楚雪湘全都怔住,一动不动了,她有些惊讶地问道:“你们俩怎么不打了?”

“呀——”楚雪湘回过神来,尖叫一声,如坐针毡般从在我身上弹了起来。

“啵!”一声犹如拔红酒塞子的声响响了起来。

“痛死我了!我痛死我了!”楚雪湘捂着屁股,不停在在床上跳动。

“雪湘,你怎么了?”林清清惊讶地问道。

“那混蛋居然捅进了我的屁股!”楚雪湘又羞又怒地吼说。

“……”林清清顿时也是懵逼了。

我没想到,刚才杀将进去的,竟然是楚雪湘的后庭,而不是前面!

楚雪湘愤怒之极,又朝我扑下来,不停地用拳头打我的脸,一边打,一边吼:“叫你捅我,叫你捅我,我打死你,打死你!”

刚才完全是她咎由自取,是她用屁股拍击我而造成的意外,怎么又怪我了?

我一怒之下,抱住楚雪湘的腰,一个翻滚,将她压在了身体之下。

 文学

楚雪湘的身子非常柔软,压在她身上,非常舒服。

“走开!”楚雪湘涨红了脸,想推开我。

但是,被我压在身下,岂能说走开就走开的?我紧紧抓住她两只手让她打不到我,腰下死死顶着她的腹部,令她不能动弹。

“清清,快把他拉开!”楚雪湘气急败坏地大叫。

林清清赶忙来拉我,但拉了好几下,我纹丝不动,反而将楚雪湘压得更紧了。

“打他的头啊!”楚雪湘叫道。

林清清果然拿起枕头朝我的头打来。

为了不让楚雪湘再出鬼主意,我索性将嘴对着她的嘴唇贴了上去。

“呜——”楚雪湘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真他妈的香甜啊!好美的一吻!

这是我跟楚雪湘的初吻,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楚雪湘挣扎得越来越厉害,两只脚也不断朝我身上踢,我索性身子一动,下面顶在了在她的双腿间。

全身的流血陡然加速,沸腾澎湃。

我暗暗用力,在她双腿间不断施压。

“啊……”楚雪湘突然呻吟了一声,两颊绯红,犹若桃花。

“砰砰砰!”

突然传来一阵沉闷的敲门声。

我一愣,敲门声是从林清清与楚雪湘房间外传来的。

林清清与楚雪湘显然也跳了一跳,两人都停了下来,我们相互盯着对方看了两秒,时间仿佛停止了。

林清清面红耳赤,颤声问:“谁啊?”

“你俩够了,继文刚走,你俩就在里面疯狂,是想气死我吗?”门外传来陈满光极为不满的声音。

林清清与楚雪湘相互吐了吐舌头,林清清说:“我们知道了。不吵了,睡觉了。”

楚雪湘瞪了我一眼,沉声道:“还不放开我?”

我依依不舍地放开楚雪湘。林清清与楚雪湘从床上走了下来,各自弄着自己散乱的头发。

“还不回去?”楚雪湘继续拿眼瞪我。

我感觉胯下粘粘地,刚才,一时兴奋,受不了楚雪湘的玉体诱惑,尽然谢了!

男人一谢静如佛,我也觉得不好意思再在这房间呆下去,只得爬出窗回到了我的房间里。

去洗了个澡,换了一条内裤,感觉清爽了很多。

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刚才实在是太刺激了,令我眼前尽是那旖旎香艳的画面。

“那个张小北,太可恶了!”听到楚雪湘说道,“竟然当着你的面想搞我!”

“嘿嘿,你不是想要人搞你吗?如愿以偿了吧。”林清清幸灾乐祸地道。

“屁屁屁,我是想你给我破处,不是他,好吧?”楚雪湘生气道,“现在以来,我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是不是你说他是废物,他才搞你的?”林清清问。

“谁知道他呢。搞得我都湿了。”楚雪湘话中满是抱怨。

“湿了?不会吧?”林清清十分惊讶,“那你那儿有没有什么反应?痛不痛?”

“他没进来,怎么会痛啊?就是有种——奇怪的感觉。”楚雪湘愤愤地道,“那浑蛋,竟然捅我屁股,实在变态!”

我不想再听下去,要是听着听着身体又来了反应,那团火恐怕不好灭。

第二天,才刚朦朦亮,我们就被陈满光叫醒了,催促我们去收玉米。

楚雪湘趴在床上没起来,我和林清清各挑着几个蛇皮袋子极不情愿地朝陈家玉米地走去。

“都是你,害我这么早来收玉米!”林清清边走边抱怨,还不时摸摸后臀,走路也不太稳。

“你怎么了?”我问。

“不是被蛇咬了一口吗?现在还疼。”林清清秀眉紧蹙。

我朝她浑圆的后臀看了看,很惊讶昨晚她跟楚雪湘在疯闹时怎么一点也不喊疼。

“对了,昨晚为什么要偷看我们?”林清清生气地问。

“不是你和我表姐吵得太凶了吗?我想来看看是怎么回事,谁知道你俩竟然……”

“哼!”林清清白了我一眼,加快了步伐,将我甩在了后头。

到了玉米地后,我们便提着蛇皮袋去瓣玉米。林清清才瓣了一点点,将蛇紧袋一扔说要去解手。

我瓣了一阵后,发现林清清一直没有回来,好奇过去一看,好浑蛋,竟然在玉米地里睡着了。

她下面穿一件休闲裤,上身是一件白色衬衫,侧身躺在玉米苗下,一眼望去,丰满的胸部现出两处雪白来,像是两只呼之欲出的小白兔。衬衫往上提了一截,露出平坦的小腹,甚至还能看见粉比色内内裤头。

最是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风景吸引男人。

我的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这时候还早得很,村里人一般没有起来,如果我跟林清清在这儿来一发,不会有人知道。

我咽了咽口水,慢慢朝林清清走去。

谁知刚到她面前,她就睁开了眼睛。

“怎么偷懒了?”我怔了怔,问。

“什么偷懒?人家没睡醒好不?”她撒娇般地说道,然后闭上眼睛继续睡。

见她那说话的模样,倒显得挺可爱。我打消了刚才那龌龊的念头,继续去瓣玉米。

一直瓣到九点钟,太阳出来老高,陈满光才给我们送饭来。

吃完饭,叫我们顶着太阳继续瓣玉米。

“真是个周扒皮!没良心!”林清清瞪着陈满光远去的背影叫骂。

阳光火辣,实在受不了,我和林清清双双坐在路边一棵大松树下休息。

林清清的俏脸红通通地,胸口也敞得老开,摘了一片树叶边扇风边埋怨。

“这个时候本小姐本来可以在家享受空调的,就因为你,害得我现在要在这儿晒太阳!”

“也不能怪我。要是你让我来二次,就不会出现那种情况。”听多了林清清的抱怨,我这时心里也很恼火。

“还二次,你就是个废物,让你来十次八次你都不行!”林清清白了我一眼。

“那要不试一试?”我朝林清清胸口看了看,那片雪白似乎也因为热气有些绯红。

“想得美!”

就在这时,一辆小车开了过来,灰尘斗乱,我和林清清赶紧捂住了鼻子。

“要死啊你!”林清清朝车骂道。

小车立马停下。车门打开,从车上左右走出来一男一女。

那男的,约摸二十七八岁,平头,戴着个墨镜,是个陌生面孔。

那女身材高挑,穿着一身绿色短裙,水蛇腰盈盈手握,走起路来婀娜多姿。她是村长的女儿陈彩玲。

陈彩玲跟林清清一样大,是村里公认的三大村花之一,不过她家条件好,念了大学,听说现在在一家公司做会计。

从小陈彩玲就很高傲,她爷爷和爸爸都是村长,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因此,她目中无人,处处喜欢炫耀。

“哟,这不是林清清和张小北吗?你俩在这干啥呢?”陈彩玲明知故问。

“收玉米。”陈彩玲漫不经心地道。

“这不是才做了新娘吗?怎么要来收玉米了呢?你看你,都晒黑了。你真是命苦,这一生被张小北给害了。”陈彩玲说着还轻蔑地看了我一眼。

我瞪了陈彩玲一眼,这丫的从小跟我就不和。小时候去她家吃饭,她宁愿将饭倒给狗吃,也不愿意给我吃,甚至还威胁我,要我学狗叫,不然以后不许去她家。

那男的自从下车后,眼睛一直在林清清身上溜转。

“这位美女是?”他摘掉墨镜凑到林清清身边往林清清胸口里瞒。

林清清赶紧拉好衣领口,走到了我的左边。

“这是我的男朋友,他爸是临水局局长。”陈彩玲介绍道。

“我们去瓣玉米吧。”林清清置若罔闻,朝玉米地里走去。

我和林清清到了玉米地,陈彩玲和她男朋友还在马路上望着我们。

“没想到你们村会有这样的美女,还是个处呢。”陈彩玲的男朋友说道。

“喂,袁克良,你什么意思?”陈彩玲生气了。

“哈哈,真是个美好的地方,看来,我得在你们村子多玩几天了。”陈彩玲的男朋友袁克良拿出手机对着林清清拍了几张照,眼中尽是邪光。

下午六点多钟,陈满光叫我去村长家把他家的三轮车开来将玉米运回去。上一次村长借了陈满光的三轮车没有还。

我来到村长家,见陈满光的那辆三轮车在院子里停着,而村长家的门关着,不过没上锁,我正想问有没有人在家,突然听见从屋子里传来一道奇怪的声音。

“啊——”是女人的呻吟。

我心一怔,硬生生将要喊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你别摸了,再摸,我可要生气了!”

是陈彩玲的声音。

“你一不让我摸,二不让我睡,你说我找你做女朋友跟没女朋友有什么区别?”听得袁克良生气地说道。

“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村的风俗,女人在结婚前不能发生性行为!除了开光师开光,不然,新郎会死。你难道想跟我在结婚那一晚就死掉吗?”陈彩玲说道。

“什么鬼风俗我不信!!还有那个开光,这不是叫你把第一次送给别的男人吗?这简直是吭人,迷信!”袁克良说道。

“你不信也得信。眼下就有一个例子。清清在结婚前没有开光成功,结果结婚当晚,新郎陈继文就死了。” 陈彩玲说道。

“就是今天在玉米地里那个林清清?事情真这么邪门?”袁克良似乎有点相信了。

“真的,不然我骗你干嘛?”陈彩玲趁机说道。

“那现在林清清还是个处?”袁克良问。

“你今天不是看到了吗?还问我?”陈彩玲语气中夹着一股醋味。

“有意思。那如果现在有人上了林清清,那人会不会死?”袁克良又问。

“应该不会吧。”陈彩玲说道。

“这样,给你两个选择。”袁克良兴致勃勃地道,“要么,你跟我睡。要么,我去睡林清清。”

“你什么意思?”陈彩玲气呼呼地道。

我听到这儿,也极为气愤。特么地袁克良竟然想睡林清清!

妈的,去了陈继秦,来了袁克良,凭空又多了一个对手。

袁克良说道:“你也看得出来,我现在正是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年龄,以我的条件,想睡女人,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可自从认识你以后,我就禁欲了。这其实令我的身体非常痛苦。如果你稍为我想想,就让我睡。不然,我只有去睡别的女人。如果你助我睡了林清清,我们三个月后就成亲,并且,我会叫我爸提拔你爸,到时你爸就不只是村长这么简单了!”

屋里沉默了。

良久,才听到陈彩玲说道:“我不能让你睡。我不想跟林清清一样,结婚当晚就死了男人,更不想做寡妇。如果你想睡林清清,我可以帮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你说,一定答应。”袁克良迫不及待地道。

“第一,我们三个月后要成亲;第二,要帮我爸做更大的官;第三,马上给我十万块。”陈彩玲一字一句地说道。

“没问题!”袁克良毫不犹豫答应了。

我越听越气愤,更觉得不可思议。陈彩玲身为袁克良的女朋友,竟然愿意帮袁克良去睡别的女人!

真是一对狗男女!

“钱打来了。”袁克良道。

“收到了。”陈彩玲道,“林清清现在住在陈继文家,你要睡她,可没那么容易。”

袁克良说:“你把她约出来。只要到了外面,我自有办法。”

“若林清清不肯呢?告你强奸她,到时一旦让别人知道,会影响到你爸的仕途。”陈彩玲说道。

“这个嘛,我有一计。”袁克良说,“我这里有药,只要对她一洒,她就会对我言听计从。”

“药?什么药?”陈彩玲问。

“让女人飘飘欲仙的药。”袁克良说道。

“你怎么有这种药?你,你不会对我用这种药吧?”陈彩玲显得很生气。

“放心,我若想对你用这种药,早就对你用了。”袁克良说道。

“就算这样,林清清也不是情愿的。她还是会告你。”陈彩玲顾虑道。

“我可以嫁祸到那个废物身上。”袁克良说道。

“废物?你说的是张小北?”

“对。那个废物不是不行吗?听说在给林清清开光时门前谢恩了?你去想办法弄到他的精液,然后放到林清清身上。”

“你竟然叫我去弄那个废物的精液?”陈彩玲生气地叫了起来。

“他不是不行吗?你只要用手稍微给他一弄就出来了。成功后,我再给你十万。”袁克良说道。

陈彩玲犹豫了片刻,说道:“好。一言为定。”

我稍作思索,决定到时好好惩罚惩罚这一对狗男女。

轻咳了一声,我扬声问:“有人在家吗?”

一会儿,陈彩玲与袁克良走了出来。

我将来意说了。

陈彩玲从屋里拿出车钥匙递给我,嘲笑道:“张小北,你很能干啊,都成了张继文家的狗腿子了。”

“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接钥匙后转身就走。

“站住!”陈彩玲大声喝道,“你说什么呢?再说一遍?”

“呃——淡定,淡定。”袁克良忙上前打圆场,递给我一支烟,呵呵笑道,“小北兄弟,我第一次来你们这儿,今晚可赏脸,咱们一起喝个小酒?”

“没兴趣。”我上了车,准备开车闪人。

袁克良将手挡在钥匙孔,说道:“你要是来了,我可以给你找份好工作。”

“真的?”我半信半疑。

“当然是真的。”袁克良说道。

“行。”

袁克良脸色大喜,又说:“到时你把林清清一块儿叫来,我和彩玲八点钟备好酒菜在这儿等你。”

“林清清可能不会来。”我说道。

袁克良说:“若你能把她叫来,我给你两百块。”

他说着,从钱包里抽出两张人民币,有意在我面前闪了闪。

我正要拒绝,清水仙子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耳边:

“答应他。可以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顺便采了陈彩玲的阴魅。”

“怎么采?”我在心里问。

“到时自会有办法。”清水仙子说道。

想了想,见袁克良正一脸期待地望着我,我点头答应,“这可是你说的,先给钱。”

“先给你一半。”袁克良递给我一百,拍了拍我的肩膀,“看你的了,兄弟。”

到了玉米地后,我边将玉米搬上车边对林清清说:“陈彩玲和她男朋友叫我俩晚上去她家喝酒。”

“不去!”林清清一口拒绝。

“如果去了可以玩一场好玩的游戏呢?”我问。

“你什么意思?”林清清反问。

“只要你去,他就会给我们钱。”我将袁克良给我的那一百块钱递给林清清。

林清清说:“他又不是傻子,请我们喝酒,还给我们钱。”

“他们当然有目的。”我把袁克良想睡林清清的事说了。

林清清听了后,果然很生气。“想睡我,他想得美!”

“那是不是要狠狠惩罚他们?”我趁机道。

“怎么惩罚?”林清清问。

“你只要和我一起去,到时我自然有办法治他们。你的任务就是保护自己,袁克良身上有一种迷幻药,只要朝你一喷,你就会对他言听计从。所以,你千万不要被他给迷住了。”我提醒林清清。

“放心,我不会让他得逞的。”林清清说着,拿出手机,说道:“我叫楚雪湘一起去。”

“不用了吧。”我一阵头大。

林清清却已打通了楚雪湘的手机。跟楚雪湘说,晚上去陈彩玲家吃饭。

“我不去,屁股好痛。该死的张小北,我恨死他了!”楚雪湘痛苦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挂了手机后,林清清质问:“你这个色狼,为什么要捅雪湘的屁眼?”

“不是我捅她,是她自己坐到我身上来的。昨晚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倍感冤枉。

“好了好了。”林清清挥了挥,道,“你连雪湘的屁眼都捅得进,说明有点本事。陈彩玲不是串通他男朋友想睡我吗?今晚,你就睡她!”

“这……”我心中那个汗啊。女人的报复心真强。以后千万别得罪女人。

“你要是睡了陈彩玲,明天我瓣玉米我不偷懒,和你一起瓣。”林清清一本正经地说道。

“行吧,我尽力而为了。”明明是瓣玉米是我两个人的事,现在好像整的是我一个人的事似的。

将玉米送回到陈满光家后,我和林清清刚洗了澡,一辆小车徐徐开了过来。

车里坐着陈彩玲和袁克良,说饭菜已备好,叫我们过去。

来到陈彩玲家后,得知村长夫妻在镇上,今晚只有陈彩玲和袁克良在家。

我见袁克良的裤袋装有东西,便有意贴近他,迅速地将他裤袋里的东西掏了出来,然后不动声色地叫袁克良把剩下的一百块钱给我,袁克良不耐烦地说:“急什么?吃完饭再给你。”

今晚的菜非常丰富,是陈彩玲特地叫村里的大厨师陈小光做好送来的。桌上还有两瓶白酒。

袁克良一开始就不停地给我和林清清劝酒。

我和林清清知道袁克良的伎俩,都坚决不喝。

袁克良坐到我身边,说道:“我觉得你小子不错,明日我给你找份工作,你跟着我干,一个月给你两千块。怎么样?”

“什么工作?”我问。

“你就跟在我身边,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每次你要给别人开光时,你第一时间通知我。”袁克良说道。

我立即明白了,袁克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目的,是想在我给别人开光的那一晚,想代替我。

“看情况吧。”我漫不经心地道。

袁克良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我不是还有一百块没给你吗?我叫彩玲去拿给你。”说着,袁克良朝陈彩玲使了个眼色。

陈彩玲心领神会,站起身说:“你跟我来。”陈彩玲朝门外走去。

我看了林清清一眼,跟着陈彩玲一直来到大门外,直到到了大院停放着的那辆小车前陈彩玲才停下来。

今晚陈彩玲穿着一套白色包的臀短裙,将她一对翘臀勾勒得唯美唯俏,两条又白又嫩的大腿修长笔直,看得我暗暗称赞,真不亏是咱村三朵村花之一,跟电视里的女明星平分秋色。

不过可惜了她的好身材,外表鲜艳,却是蛇蝎心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h.com/23586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