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啊好硬好大好深/美妇献身求欢

“嘿嘿,爱上我的东西啊!”

李姐居高临下地看着老赵,一脸得意地笑着说:“进口货,你就乖乖地享受吧!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开心快乐的。”

老张挣扎着,可没想到,他越挣扎,身体内的药性发作的越快,浑身燥热难忍,看向李姐的目光,也开始慢慢有了变化。

老张四肢越来越无力,下面越来越膨胀,欲哭无泪,感觉自己上了当,今天怕是难以幸免,要遭了李姐的毒手。

“老张,我这病,只有你能治,你就发发善心,帮帮我吧。”

李姐媚眼含丝,急不可耐地开始撕扯老张的上衣……

 文学

老张心里很憋屈,他只能继续反抗,但他知道,这种挣扎不过是徒劳罢了。

啧啧啧。

李姐脱掉了老张的衣裤,看到她朝思暮想的那玩意,一脸地贪婪,随后,她迫不及待地撩开自己的裙子,直接坐了上去。

她这个年纪,需求旺盛的不得了,她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让老张把自己填满,然后再彻底榨干,来弥补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等待。

几年前,老张来她这租房,起初她也没在意,但某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她拿着备用钥匙去催房租,偶然的机会,看到了老张的本钱后,就深深地迷上了,发誓一定要把老张征服。

眼看着就差最后一步,她心里得意极了。

老张后悔的要死,眼看着李姐丰腴的翘臀张开,马上就要把自己控制不住的火热纳入其中,他立刻出言恳求道:“老妹,别这样,强扭的瓜不甜。”

“甜不甜没关系,我只想先破了你这个老瓜。”

眼看着马上要被毁了清白,老张一咬牙,假装迎合,暗地里却集聚了身体所有的力气,等到李姐把嘴凑过来准备啃他的时候,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她的脖子上。

李姐哼都没哼,便昏倒了下去。

老张喘了口气,恢复了一下体力,然后把李姐从身上推到了一边,慢慢穿上了衣裤,跌跌撞撞地出了房间。

他浑身燥热的很,刚出洋房没几步,就再走不动了。

现在要是有一盆凉水冲冲就好了,他感觉自己要被体内的那团火给焚烧了一般。

这时,身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从里面探出了一个女人的头,好奇地打量着老张一眼。

老张也忘了过去,跟那个女人四目相对。

“是你?”

老张不知哪里涌出了力气,想要抓住那个女人,没想到那女人却立刻关了门,他再去敲门的时候,却来了一群保安,把他带出了小区。

这个贱人。

没想到居然躲在了这里,居然还有脸叫保安把我给轰走。

老张满腔的怒火,跌跌撞撞地回到诊所已经是晚上,脑海深处可以隐藏的记忆,全都涌了出来……

原来,他从未忘记,只是选择了暂时遗忘。

贱女人,我一定会找到你。

老张咬牙启齿,打开了淋浴,冷水不断地冲刷,依然没办法冲去他燥热的心,心里不由对李姐暗骂,这娘们搞的这药丸,威力真大,要真被她得逞了,今天还真要被她榨干。

就在这时,楼下响起了一阵嘀哒嘀哒的高跟鞋声。

“老,老张,你怎么坐在水里?”

李小沛神色略显尴尬,问道。

老张还在忍着药劲,看到李小沛来了,咬牙说道:“哦,是,是小沛来了?你快走,我身上不舒服。”

李小沛来找老张,是想让老张给她按按全身,昨天被弄了以后,她身体的那团欲火,叫来男友发泄了好久,都还有残留,想起老张的那里,她浑身就燥热不已。

可看到老张说话支支吾吾,很古怪的样子,她内心充满了好奇,反而靠的更近,刚才离得远她没看清,现在离近了,才发现老张那里又大又粗,就像是一条昂首的巨龙。

“老张,你哪里不舒服?”

李小沛眼里露出了一丝渴望,好奇地戳了一下那昂首之处。

老张忍不住一声低吟,药力让他更加把持不住,恨不得当场立刻就把李小沛给办了。

李小沛今天来找老张,特地穿了一身吊带紧身裙,把她年轻的身体包裹得玲珑有致。

她的胸很大,腰却特别的细,但从身材上来说,比慕容雨要劲爆得多,尤其是那丰满的细臀,看起来又成熟又野性。

不知道是不是药性的原因,从老张的角度上看过去,灯光洒在她的半张脸上,让她的脸型看起来很光滑又细腻,跟熠熠闪光的珠宝一般,透着诱人的光泽。

老张咕哝猛吞了几口唾沫,“小沛,我……”

李小沛看到老张渴望的双眼,仿佛随时都要把她的衣服剥掉一般,心里微微有些得意,看来今晚是来对了。

只要把这个男人抢到了手,慕容雨肯定会很难过很伤心吧。

想到这,她内心也有了一丝渴望,慢慢走了过去,“老张,你到底怎么了?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小,小沛,求求你帮帮我。”

老张一把拉住了李小沛的手,她的手又香又软,仿佛有一股魔力,让他舍不得放开,更渴望拥她入怀。

“老,老张,你想要我怎么帮你啊?”

老张的渴望尽收李小沛眼底,她靠的更近了,语气透着一股诱惑。

老张的脸埋在她脖颈之处,浓郁飘香的发丝直接铺下,香喷喷,滑溜溜的,一股强烈带着成熟韵致的女人香,吸入老张的鼻孔,直冲心房。

他再也按捺不住体内的冲动,一举压在了李小沛那迷人的身体之上……

“啊!老张,不,不要这样。”

李小沛欲拒还迎,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她本来就是勾引老张的,也想试试老张的火力。

可她的这番姿态,更加点燃了老张体内的邪火。

很快,两人就扭在了一起。

老张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李小沛的身体,贪婪地吸收着滋养他的所有养分,这样让李小沛动情。

她很快地抛去了伪装,变得主动起来,开始积极地晃动自己浑圆的臀部,牵动浑身美妙地曲线,欢愉的呻吟。

老张似乎从来有过如此酣畅淋漓的感觉。

随着两人忘情地拥着,他突然间头脑如同升入天堂一般空白,那种更加畅快的感觉如山洪暴发般,直冲脑门。

两人很快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李小沛从未想过眼前的老男人会这么厉害,比她交往的好几个男友,加起来都要厉害,一股近似虚脱的感觉伴随着极致的舒畅在她的身体内爆发出来。

一阵阵的颤栗,让她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老张,你真厉害。”

李小沛由衷地赞叹,她的脸红扑扑的,全是巅峰过后的潮红。

“嘿嘿。”

老张也不否认,要不是药丸的作用,他也不会有这样的巅峰之作,心中厌恶李姐的情绪也因此消散了不少。

李小沛眼珠子一转,暗想:难怪慕容雨会喜欢老张,这样的老男人,一个顶四五个小年轻,谁不喜欢?现在老张是我的人了,这感觉真的太妙了。

因为满足到了极致,李小沛满心都是他的好,反复地又开始抚摸他那里,娇滴滴地说:“老张,我,我以后天天都想跟你做。”

被她这一弄,老张差点又要沸腾起来。

李小沛水眸一张,更是主动低下了头,让老张直接感受到了美人特殊细致的服务。

老张哪还把持的住,抱着软绵绵香喷喷的娇躯,立刻来了个梅开二度。

药劲经过这一次的发散后,他终于回归了理智。

清醒过后,老张又是懊恼,又是愧疚。

他喜欢的是慕容雨,而且一直把李小沛当成晚辈看待,如今稀里糊涂地把她给睡了,他觉得很对不起慕容雨。

老张内心充满了纠结。

可李小沛却不依了,她像个八爪鱼一般,缠着老张,还想来个帽子戏法三连发,可任凭她怎么勾搭,都让老张没了欲望。

“你,你们男人,难道都是这样的吗?提起裤子就装作不认识了?说,你,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说着说着,她泪水哗哗掉了下来。

“没,没啊!你别哭,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我只是怕你嫌弃我,是个糟老头。”老张赶紧给她擦眼泪,安慰道。

“我不嫌弃你,你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爱我。这辈子我就跟着你这个糟老头,啥日子都不嫌弃。”

被老张搞了以后,李小沛感觉以前跟那些男人都白搞了。而且,老张跟慕容雨之间总是怪怪的,作为一个女人,她敏锐地感觉两人肯定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此时,李小沛心里对老赵,已经有了一种别样的情绪,只是她还未察觉罢了。

到底该怎么才能把老张攥在手里呢?

或许是刚才折腾的太累,她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躺在老张的怀里,沉沉睡了过去。

人老不以筋骨为能,早上老张摸着酸痛的腰骨从床上坐起身,回头看看李小沛。

她睡的正香,白皙的脸庞透着被滋润过的红晕,这么细看的话,卸了妆的李小沛其实也很耐看,虽然没有慕容雨那般清纯,但也是难得的妖娆女人,再想起昨晚的疯狂,他内心还是很满意的。

只不过,他是个糟老头,就怕李小沛随时会离他而去,接着他又转念一想,只要活在当下,能快乐就好,总不能真的拉着李小沛陪着他一个糟老头吧。

想到这,他似乎彻底想通了,嘿嘿一笑,在李小沛丰满的胸脯上大力的揉了几把,这才起了床。

出门买来了豆浆油条,刚到家,忽然一阵香气袭来,接着一双柔若无骨的手臂将老张腰环住。

“起来啦,一会就能吃了。”

李小沛把头搭在老张肩上,朝他耳朵里吹着气,吃吃笑道:“吃什么?吃你吗?”

说着她把手往下一移,便伸进了老张的裤子里,一把握住。

在冰凉柔软的小手几番抚弄之下,老张便坚硬如铁了。

“别闹,我给你做早餐呢……”

李小沛充耳不闻,反而钻老张身前,拉开他的裤子侍弄了起来。

老张虽然久历花丛,但以往那个年代女人还没这么大胆开放,一边做饭,一边享受服侍还真是头一遭,于是几分钟之后腰杆一麻就缴了货。

老张看着嘴角还挂着白浆的李小沛歉意的道:“不好意思,一时没忍住。”

李小沛媚笑着站起身,用葱白般的手指把嘴角的液体抹进口中,吮了一下道:“这有什么,跟我上过床的男人倒有不少,早上会起来给我做早餐的还真只有你一个,年纪大点就是会疼人。要不,我做你女朋友吧?!”

老张看着李小沛妩媚的脸庞以及从浴巾上面露出的大片雪白的酥胸,心里不由一荡,差点就答应了。

“你年轻漂亮,我当然没问题了,只是你不冲动,先考虑几天,不说这个了,先吃饭吧,刚才搞这么一出,煎的有点老了……”

李小沛不知老张是退为进,还以为真的是替她着想,又是一阵感动,吃了饭拉着老张回到床上又云雨了一番这才上学去了。

诊所在工作日的上班时间,生意正常清淡,老张想起昨天在李莹花家小区遇见的那个女人,他恨恨的关了诊所的门,想去找那个女人算算账。

结果到了昨天那户人家,门却开着,一个中年男人在房间里正打扫着卫生。

看见老张探头探脑在门口张望,问道:“你租房?”

老张一愣,道:“你是房东?那住在的那个人呢?搬走了?你知道她搬哪了吗?”

中年男人见老张不是租房的,也没耐心跟老张瞎扯,随口道:“搬哪去我哪知道?不租就走开,别妨碍我。”

十年了,好容易找到的一丝线索又断了,老张在佩服那个女人过段的同时,心里又对那个女人暗恨不已。

要不是这个女人,他老张也会有儿有女,幸福日子别提有多美满了。

老张垂头丧气的下楼,正准备回诊所。

这时,一股刺鼻的香水味袭来,紧接着一个丰腴的女人就一把将老张的胳膊抱住。

“张哥,我还以为你吃干抹净就不认账了呢,这么好,还来看我,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啊?哦,你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张哥,你真坏!”

说着,李姐抱着老张的胳膊就要往楼上拖。

李姐抱着老张的胳膊都快挂到他身上了。

这娘们早上醒来,看家里哪还有老张的身影,心里暗骂这糟老头也是个负心汉,可感觉浑身酸痛,还以为昨晚被老张折腾个够,这会看到老张,旱地早就渴望酣畅淋漓的大雨。

她的手立刻搭在了老张的裤裆,啧啧称赞。

老张愣神的功夫,就被这娘们给按住了,眼看着霸王又要硬上弓,他立刻说道:“够了,你是想折腾死我?让我早点埋进土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h.com/23588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