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奶被揉捏得受不了/激烈疯狂耸动h

关上门之后,曾大胆心中还狂跳不止,要知道他胆子是很大的,可是刚才那一刹那有被识破了的可能,让他莫名觉得又刺激又有新意。

白鹭问了一句是谁在外面,但并没有人回应她。

曾大胆感觉她肯定会来看是不是自己,突然兴起一个极其大胆的念头,竟把门重新打开了,留一条不大不小的门缝,然后把外裤脱掉,躺到床脚边的地板上,再把内内拉下一大半露出狰狞来,一柱擎天的,手放在底下作挠痒状,就等白鹭了。

白鹭等不到回应,果然走了出去,把家里面的灯都打开了。

按道理来说不会招贼才对啊?因为他们住的楼层比较高。

白鹭找来找去没发现什么,突然看到曾大胆的房门微开着。

她一下子就了然了,觉得这屋除了她和方志明之外,就只有那个曾大胆了。看他的门开着,难道刚才他偷看自己……

 文学

白鹭一想到这脸就红了,回想起刚才她和自己老公做这个事的时候,曾大胆可能就已经在门外偷听了,后来见她出来,才偷偷摸摸看她自娱自乐。

这样想着,白鹭瞬间觉得又气又恼,但不知怎么的,一想到曾大胆,她立刻又觉得心痒难耐。

因为不确定事情是不是像自己想的那样,于是她就去曾大胆的门缝那里想偷偷看一下,然后她就看到房间里曾大胆正仰躺在床下的地板上呢喃说着醉话,手在下面挠来挠去,那儿竖着很高的一杆黑影。

白鹭一看就愣住了,难道刚才的声音是他睡觉不老实摔下来的声音?

看他的样子像,白鹭想确认一下,于是推开了门。

门一开,外面的光线就跑进来了,白鹭看清曾大胆下面竖起的东西是什么后,顿时就不淡定了。

“好大好长。”她暗暗咋舌,不自觉的就走了进去,然后蹲下来看,伸手想摸又不敢,看曾大胆的样子倒像是真醉了,睡得还挺沉的。

想到曾大胆确实喝了很多酒,可能现在是酒劲起来了,才会摔到地上都不知道。

她轻轻唤了声,曾大胆没反应,推也没效果,只是呢喃几句,半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一看这情况,白鹭就咽了下口水。

刚刚她还没满足呢,看到曾大胆现在这样,再看他粗大的宝贝,白鹭抑制不住的去想被他撑满的感觉,底下瞬间润了,顺着大腿滑到地上。

白鹭往下一摸,脸顿时红了,视线死死的盯在曾大胆那上面。

她回身看一眼房门的方向,想到她老公都醉得不省人事了,而曾大胆也差不多,一个大胆的念头顿时涌上心头,一想就澎湃起来,压都压不住。

她试探着拿手握了一下曾大胆,见曾大胆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便不再迟疑,掀起睡裙下摆,露出底下的光溜溜来,然后跨立在曾大胆身体的两侧,把自己扒开,找准方位后,缓缓的往下……

就在这时,突然主卧的方向传来一声怒喝,吓得白鹭脚一软坐下去,但竟偏了,只在那儿一勾,然后就抵着她的翘臀一路往上,杵进裙子贴到了她的腰上。

她砸坐下来,痛得曾大胆差点忍不住叫出来,感觉身体被一片肥美坐着,却半点享受的感觉都没有——实在太痛了。

他死命忍着不吭声,白鹭自己也吓得要死,因为她听出那是她老公的喊声,以为被她老公发现了,幸好身子底下的曾大胆还睡着。

一刻都耽误不得,她起身整理了一下睡裙就跑出去了,奇怪的是她老公并不在门外,回房她才知道是她老公在说梦话,不知道梦里梦到什么糟心事了,不时爆喝几声,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

白鹭差点没气死,拍着胸口还在后怕,却不敢再去找曾大胆了。

一来是担心她老公会醒,二来是后悔了,她其实并不想做对不起她老公的事,刚才只是意外。

可身体还空虚着,那怎么办?

没办法,还得自己解决。

可是进去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手指还是太细了,若换作是曾大胆那个,舒服的程度可就不止那么一点两点了……

一想到这里,白鹭顿时觉得越发的空虚了。但随后一想,自己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对不起老公了,于是赶紧的晃动了一下脑袋,直接不想弄了。

曾大胆在那屋跳脚呢,白鹭那一坐伤到他了,虽然不是很严重,但要是让他现在做的话,只怕力不从心。

可惜了,到嘴的肉就这么没了,幸好方志明也没过来,想来那一喊是梦话,曾大胆对这个有经验。

因为没发泄,白鹭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又想了。

她把自己老公的裤子拉下来,兴奋的看着男人早上的反应,当下心痒难耐,想起来做一番剧烈运动,可是没有想到它竟然不争气,白鹭心中气结。

方志明醒过来以后并没有发现白鹭的异状,他抹了一把自己的脸,说今天有个同学聚会,中午的时候还要陪朋友去看车,所以没有办法能够陪白鹭,让白鹭在家里面和曾大胆吃个饭。

白鹭心中是不甘不愿的,可方志明一大清早穿戴整齐之后就离开了。

白鹭因为是私人教练,昨天才刚刚回到岗位,所以手头上只有一个学生,正好这个学生今天跟自己说要晚上的时候才去上课,所以白鹭白天没有什么事情做。

本来她还想着和老公去逛一下的,毕竟那么久没有见了,总是要甜甜蜜蜜一番。可谁曾想老公这个榆木脑袋,竟然已经把今天的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的了,而且还把她丢给那一个色胆包天的曾大胆。

一想到这个白鹭就来气。

曾大胆昨天晚上回到房间之后还悄悄的听了一下外面的情况,发现白鹭并没有过来找他,这才安心的睡了下来,这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

他想着今天方志明和白鹭两个人应该都去上班了,于是大大咧咧的穿着一条内裤就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可没有曾想到刚刚打开门就和白鹭打了一个照面。

而此时白鹭正寻思着,怎么方志明都管曾大胆喊舅舅,她也不能太过冷淡,于是便想要把人叫起来吃个早餐。

她刚刚去要敲门,谁知道门就已经打开了,曾大胆从里面走了出来,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那情影可太让人羞涩了。

曾大胆经过一晚的休息已经好了,他可比今天早上白鹭看见自己老公的还要更精神的多,而且从外面看就能够看得出它的尺寸有多可怕。

白鹭一下子看得有些傻眼了,可能是因为脸皮薄的缘故,看到那么嚣张的大家伙,让白鹭有些不知所措,她赶紧别开脸干咳了一声,没好气的说:“舅舅,你在家里面怎么也不注意一下呀?穿着这裤子就走出来。”她有点后悔昨晚没开灯仔细看曾大胆的宝贝。

曾大胆本来是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的,但是看见白鹭这一副娇羞的模样,又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当下便有些戏谑都看着她:

“没关系,反正大家都是一家人,再说了你都生了小孩了,又怎么可能会被我吓到呢?”

曾大胆说完这个话上前一步,这个动作正好落在了白鹭的眼中,白鹭看的有些心跳不已。

“呵,要是被方志明知道了,不知道他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白鹭一想起自己昨天晚上的行为,莫名有些气恼,忍不住的呛出了这一句话来。心里怪曾大胆诱惑她,要不然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h.com/23589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