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滑 好多了 嗯\小东西,我的尺寸你满意吗

老罗点头,咨询道:“帮忙弄出来要多少钱?”问到这个他才脸红。

“那要看用哪里弄咯!如果是用脚的话,三百。如果用手,四百。如果用嘴,六百。这里也可以弄,五百。”她挺了下胸。

老罗光跟她聊这些就受不了了,想想说:“能不能同时选几项服务?”

小雅一听,觉得是大客户,眼睛都亮了:“你想怎么样?”

“我想你用手跟这里帮我。”老罗指她那对。

不要嘴是因为他觉得自己那老货太腥了,怕人小女孩受不了。

“还有,我想你不穿衣服帮我弄,可以吗?挺多年没瞧过女人的身子了,我想看一下。不过,你能不能优惠一下?我要这么多服务了,总不能一点优惠都没有吧?”

小雅高兴坏了:“可以。我给你打个八折吧,不过呆会儿你可得忍住。你要是敢强迫我的话,我会报警的。”

“那当然。”老罗没口子的答应。

 文学

“那咱们开始吧!”小雅把手机扔在一边的沙发上,跟老罗说:“你等等,我准备一下。”说着她进了卫生间。

老罗挺好奇的,跟进去一看,见她在嗅沐浴露,于是问说:“你在干嘛?这个不用洗澡的吧?”

小雅说:“我得给你干洗一下,要不然味道受不了。而且你也需要润滑,要不然难受。”

挺专业的,老罗出去就把窗帘拉上了,然后躺在沙发上,把裤子拉链拉开放出来。

心情挺忐忑的,这么多年没女人伺候过了,现在又是一个这么嫩的,他担心自己坚持不了多久被笑话。

小雅出来看到他竖着半天高,走近了蹲下观察,小手抓着翻看,咋舌道:“罗大爷,你这也太大了吧?我做这个这么久,第二大的都没你一半大。”

老罗被她滑嫩冰凉的小手触着,一哆嗦,舒服得不行,夹紧菊花忍耐,喘着粗气说:“还行吧,我以前老把我老婆弄哭,大概是挺厉害的吧。”

“吹牛。”小雅见他一碰就这么紧张,怎么可能相信。

她就见过一个就挺爱吹牛的,说得天花乱坠的,结果她才刚一上手就吐了,弄了她一身,气得她加收了几百块钱才平息了怒火。

不过她瞧着老罗也挺馋的。

做了这么久这个,为了学习技能,她小电影没少看,所以自个儿也挺空虚的,很想要个强悍的男人把自己填满,到时候她就想收山不干了。

不过老罗显然不是她等的那个人。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对一个老头倾心。

刚这么想,上手给老罗涂抹沐浴露的时候她就不行了。

原以为老罗连前戏的坚持不了,结果开工后,十分钟都过去了,老罗还是一点要完的意思都没有,还催她说:“你怎么不脱衣服?”

小雅感觉自己底下都一塌糊涂了,把腿夹得紧紧的,脸红嫣红一片,不耐烦的跟老罗说:“你急什么?钱要用在刀刃上,我现在就脱的话,一分钟眨眼就过去了,你后面怎么嗨?”

其实她一开始是想用手就把老罗弄出来,到时候就不用脱衣服用那对给老罗夹了,还能找借口说是老罗自己不行,不关她的事,然后顺便把全套的钱收了。最多事后再脱衣服让他看一下,多省事。

可偏偏老罗就是强,还把她自个儿诱出来了,底下那样很不舒服,她想脱了再弄,又不甘心。

“也是!那行,你继续。”老罗一点都不怀疑她,只是躺下继续享受。

小雅感觉不加刺激不行了,于是把外衣脱了,露出她被淡黄色罩罩包裹的那对。

老罗一看就激动,居然又涨大了几分。

小雅那对实在太诱人了,又大又挺,感觉就算少了罩罩的支撑也不会往下掉。

上面雪白粉嫩的,干净得都能瞧见青筋。

老罗幻想着呆会儿被她夹着的感觉,顿时就是一哆嗦。

小雅见了一喜,往上托了下问老罗说:“罗大爷,我这个好看吧?”

老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纳纳的说:“好看。”

“那你想不想摸一下?”

老罗说:“收钱吗?”

小雅气死:“免费的你给我玩啊!”

老罗摸一把自己的胸说:“可以啊!不过手感没你的好。”

小雅抓狂啊啊直叫唤,那两坨晃得老罗差点流鼻血。

她不想跟老罗说话了,但也没那么痛快放出来,戴着罩罩就给老罗夹。

老罗是真能忍,她累个半死老罗都还是那么精神,一点要吐的意思都没有。

她感觉不行了,却还是不想脱光自己,因为她以前试过在一个大叔面前脱光,那大叔差点没把她吃了,所以她对这个挺谨慎的。

要不是看老罗年纪这么大,她也不会告诉老罗自己有脱光的服务。

现在好了,她感觉刺激还是不够,一瞄自己下面,计上心头,然后掀开裙子跨步上沙发,对准方位跪在老罗的身体上方,跟老罗说:“罗大爷,这个是送的,我可以穿着内内给你这样弄一下,但是你不能主动碰我,听到没有。”

不想脱衣服,就只有牺牲一些东西。其实她自己也痒得不行了,想蹭一下解解馋,才想到这招的。

虽然小雅还没坐下,老罗高高竖起的还是抵住了小雅的底下,他感觉自己被一片温暖包裹,还有那滑腻的触感,似乎是小雅来事了。

想到这儿,老罗激动得不行,他刚想往上一下就被小雅提醒,只好停下行动说:“行,你弄吧。”

小雅被抵着,自己的脚也是有些发软,老罗一同意,她就缓缓坐了下去。

感觉到老罗被她压弯,然后滑到她底下压着,小雅的身体都开始发颤了。

从业至今,这是她最大尺度的尝试了,也是她爆发的临界点。

她只滑动了两下,自己先不行了,优美的吟唱从深喉发出,身子都酥了,恨不得扒开让老罗进去。

老罗也是难受得不行,明明知道那就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偏偏不敢弄。

怎么说都一把年纪了,他对吃了小雅这么个小姑娘还是挺有压力的,换作她妈就没关系了。

一想到小雅的妈妈,老罗就想到早上的事。

这可太尴尬了,居然让小雅的妈妈看到他那样。也不知道小雅的妈妈会怎么想自己,可能是把自己想成了一个猥琐的老头吧,大早上的做这样的事,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心理变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古诗词赏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aivahh.com/236097.html
返回顶部